众山评论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国画评论
【众山评论】辩证之至:虚静之美与中和之道 ——当代工笔人物巅峰画家何家英艺术思想探究

【众山评论】辩证之至:虚静之美与中和之道 ——当代工笔人物巅峰画家何家英艺术思想探究

何家英,1957年出生于天津,1977年考入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学习国画,1980年毕业后留校任教。曾任第九、第十、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天津画院院长;现任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工笔画学会名誉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获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中国文联“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中宣部“四个一批”文艺人才等荣誉。
【众山评论】通今古登高望远 揽中外兼容并包 ——正解范迪安主席在新时代背景下的美术路径探索

【众山评论】通今古登高望远 揽中外兼容并包 ——正解范迪安主席在新时代背景下的美术路径探索

范迪安, 1955年9月生于福建。1973年参加工作。197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史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现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众山评论】中国当代文人画真相

【众山评论】中国当代文人画真相

中国当代文人画真相
【众山评论】那些响亮而深刻的时代弊病

【众山评论】那些响亮而深刻的时代弊病

那些响亮而深刻的时代弊病
【众山评论】人情虎意

【众山评论】人情虎意

人情虎意
【众山评论】雄强盛世 汉画新风

【众山评论】雄强盛世 汉画新风

雄强盛世 汉画新风
【众山评论】如何界定真正高品位的书画艺术——宏论国画大家王阔海的美术教育思想及其时代意义

【众山评论】如何界定真正高品位的书画艺术——宏论国画大家王阔海的美术教育思想及其时代意义

中国当代书画艺术无疑取得了一定的进步,至于这个进步成果到底有多大?则无论业内,还是行外,皆已形成了一定的共识,可谓相互间心知肚明,大多认为:作为整体存在的美术事业,当代书画艺术的所谓进步,基本尚停留在笔墨的技法表现形式、表现对象拓展、美术概念出新、钻营炒作噱头等现象层面,但在人文艺术层面的表现,显然较为惨淡,甚至可明确定义为:整体文化断层下的心灵的倒退,一种令人痛心疾首、扼腕叹息的灵魂性倒退。当然
【众山评论】施教以德 文通意合 ——阐释著名美术教育家霍春阳教授直抵灵魂的教育思想

【众山评论】施教以德 文通意合 ——阐释著名美术教育家霍春阳教授直抵灵魂的教育思想

“深度对话中国当代著名国画大家、国学大家霍春阳系列文章”共分为既相对独立,又互为统一的环环相扣的五大篇章,分别是:《霍春阳的文化使命与写意人生》《中国当代文人画真相》《那些响亮而深刻的时代弊病》《施教以德 文通意合》《霍春阳圆融通透之艺术思想体系》,这一震撼人心的美术思想文化“大系”一经发表,即刻引来广泛关注和赞誉,被传媒褒奖为“中国当代美术界评论界最具思想力、文化力、审美力和引领力的深度评论之一
【众山评论】中国当代文人画真相 ——对话著名画家霍春阳探寻中国文艺真知灼见

【众山评论】中国当代文人画真相 ——对话著名画家霍春阳探寻中国文艺真知灼见

中国近百年来的文艺史,是一部伴随着民族抗争自内而外呈现自我割裂的认知模糊史。一方面,文艺的时代性确实为民族拯救运动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另一方面,挥之不去的历史烙印又促使人们不断对民族传统文艺产生深深的质疑、信疑、纠疑,以至矫枉过正,导致文艺界各种“去中国化”的呼声及行动明里暗里狂飙突进,使得原本根深叶茂的中国文艺正在背离本源和失去人心。事实上,文艺固然有它民族性的属性,但更有其人类性的特性,应是
【众山评论】国画的气韵与灵魂 ——中国当代国画大家姚治华先生人文艺术史鉴评

【众山评论】国画的气韵与灵魂 ——中国当代国画大家姚治华先生人文艺术史鉴评

【众山评论】国画的气韵与灵魂 ——中国当代国画大家姚治华先生人文艺术史鉴评
【众山评论】陈醉:藉裸体艺术净化裸露之灵魂

【众山评论】陈醉:藉裸体艺术净化裸露之灵魂

【众山评论】陈醉:藉裸体艺术净化裸露之灵魂刘远江/文由于时代观念原因所造成的思想束缚,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绝大多数人都对裸体艺术存有偏见,不仅广大受众如此,而且书画家群体同样不例外,因为偏见源于不了解何谓裸体艺术,抑或尚无能力理解真正意义上的裸体艺术,于是便自以为是地显现出一种讳莫如深的暧昧态度,这就人为将裸体艺术的格调拉低到了普通世俗层面。可喜的是,近年来随着人性的进一步解放,这一现状已大为改观,
『众山评论』张大千和邱笑秋:以传奇锻造传奇

『众山评论』张大千和邱笑秋:以传奇锻造传奇

『众山评论』张大千和邱笑秋:以传奇锻造传奇——两个未曾谋面却有缘跨时空联袂震撼画坛的灵魂知己文/刘远江1983年的春季,正值万物忘我复苏之际,我们等来的非但不是上苍的赞美,却反倒是苍天发出的一声满含决绝意味的叹惋!原来,晚年定居中国台湾的张大千于弥留之际仍不忘将目光努力投向大陆的方向,在望断生命的悲情余思中,无奈地拼尽最后一口气力,为自己的艺术人生画上了悲怆的句号。于是,中
题《北海》

题《北海》

题《童趣图》

题《童趣图》

题《大同云冈石窟》

题《大同云冈石窟》

题《院里山水》

题《院里山水》

题《园梦》

题《园梦》

题《鱼乐图》

题《鱼乐图》

题《余韵》

题《余韵》

题《爱 莲》

题《爱 莲》

题《旧京天桥八大怪图》

题《旧京天桥八大怪图》

题《知音知趣图》

题《知音知趣图》

题《凑热闹》

题《凑热闹》

题《抖空竹》

题《抖空竹》

题马海方《回归自然别有韵》

题马海方《回归自然别有韵》

题《卖糖葫芦儿的》

题《卖糖葫芦儿的》

题《求乐图》

题《求乐图》

题马海方图/《打瓢卖山货》

题马海方图/《打瓢卖山货》

题《顶碗图》

题《顶碗图》

题《旧京钱庄图》

题《旧京钱庄图》

上一页
1
2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