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小说连载:向日葵1

小说连载:向日葵1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2-23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山巍峨地耸立在南山县的东南方,在连绵起伏逶迤伸向远方的群峰中,俨然鹤立鸡群,是这里海拔最高的山峰了。它呈尖扇形,数种丰富,四季常青,竹林如海,是一座林木经济价值不菲的宝山了。此刻,山路上行人极少,接近正午,太阳在沿山一侧的各种树上洒下斑驳的影子,投下斑斓耀目的图案,很美。山上鸟鸣声特别清脆,也不知是一些什么鸟,使空旷的山谷添了许多生气。路旁的野花也开得好艳,有点闪人的眼。“咯咯。。。。。。嘻嘻。。

小说连载:向日葵1

【概要描述】山巍峨地耸立在南山县的东南方,在连绵起伏逶迤伸向远方的群峰中,俨然鹤立鸡群,是这里海拔最高的山峰了。它呈尖扇形,数种丰富,四季常青,竹林如海,是一座林木经济价值不菲的宝山了。此刻,山路上行人极少,接近正午,太阳在沿山一侧的各种树上洒下斑驳的影子,投下斑斓耀目的图案,很美。山上鸟鸣声特别清脆,也不知是一些什么鸟,使空旷的山谷添了许多生气。路旁的野花也开得好艳,有点闪人的眼。“咯咯。。。。。。嘻嘻。。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2-23
  • 访问量:0
详情

  文/海市蜃楼

山巍峨地耸立在南山县的东南方,在连绵起伏逶迤伸向远方的群峰中,俨然鹤立鸡群,是这里海拔最高的山峰了。它呈尖扇形,数种丰富,四季常青,竹林如海,是一座林木经济价值不菲的宝山了。

    此刻,山路上行人极少,接近正午,太阳在沿山一侧的各种树上洒下斑驳的影子,投下斑斓耀目的图案,很美。山上鸟鸣声特别清脆,也不知是一些什么鸟,使空旷的山谷添了许多生气。路旁的野花也开得好艳,有点闪人的眼。

   “咯咯。。。。。。嘻嘻。。。。。。。”好像是半空中传来嘻闹的声音,特别响亮。“请大小姐、二小姐坐好一点,不要闹了好吗?”轿夫三娃子哀求地说,满身大汗,一脸无奈。轿子在山路上扭着秧歌,三娃子真担心一不小心,轿子就冲山崖下去了,那可不是开玩笑了的!玉嘴山的山路可不是好走的哟!山路不宽,大约不到三米宽,顺山盘旋而上,到达山顶又盘旋而下,悬崖边没有遮挡之物,人走到边上去,真的有点吓人。善玉和凝玉两姐妹的家就在山那边的山脚下,那就是曾家庄。听三娃子可怜兮兮的哀求声,善玉吐了吐舌头,凝玉嘘了一声,姐妹俩相视一笑,正襟危坐。

   “姐,今天可开心了啊,妈妈又让我们出来玩了一次哦!说真的,今天镇上人真多呢,铺子里的东西也好多啊,我们今天可是大丰收哦!”凝玉摆弄着包袱里的绸缎、针线之类的东西,轻声说,“姐,你说爸妈是不是今年要把你嫁出去了呀!”

   才好好地坐了一会,善玉就忍不住要动了,俩姐妹再闹是不好意思了,所以只好找点其他的事干。干什么呢,她翻出刚才在镇上买的那个银簪子,“还没有啦,我今年还不到十八呢,爸妈是有那想法,但我说了,可以晚一点的,你知道,爸妈疼我们啊,答应了的,再说,仁光那边也没有催啊,我还想多陪陪爸妈和凝玉啊!”说着就又准备抱过去了,凝玉缩了缩身子,嘴朝外一努,善玉做了个怪脸,连忙止住。   

   “凝玉,现在真好啊,我们解脱了哦,爸妈说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不用学作诗了,秦师父,爸已辞退了他。我老不喜欢写诗了!”善玉脸上乐开了花,现在终于可以不用受那个苦了!

    听姐姐说这个消息,她其实也知道的。凝玉感觉有点失落,爸爸为什么要辞退了师傅呢?她心里十二个不愿意,但能有何用呢?爸爸决定了的。      

    秦师父五十开外,留着不长的胡子,穿着长衫,慈眉善目,是前年春来家的。教姐妹两这么久从没有对姐妹俩发过脾气,善玉鬼点子多,常常对诗不上来,就总是这理由那理由的搪塞过去,秦师父知道善玉诗细胞少,灵感少,每次都假装生气地吓唬她一下就没事了。倒是凝玉,秦师父很有点上心,这孩子朴实惹人怜爱。诗也写得有模有样,颇有灵气,所以对她要求要严得多,但从来没有打过她一下板子,更别说发脾气了。还记得就在年前那一次大雪时,师徒一起赏雪吟诗的画面。那场雪下得好大,先是刮了三天的北风,然后纷纷扬扬地一整天后,山啊地的,全白了,真正一个粉雕玉琢的世界。听爸妈说过我们姐妹俩都出生在下雪天,所以都取了一个玉字。

    真的好美啊!秦师父兴致也特别高,他招呼着两个徒弟,“来,善玉、凝玉你们俩都快吟一首咏雪诗!”

    善玉只觉得这雪下得厚,打雪仗应该很好玩,管多大了,曾家院子里可管不了这么多!正想着这事,突然听要写诗,兴致减了好多,“师傅,你们先写,我最后接吧!”她随口一句,知道拖过去了就没事了。

    秦师父看着善玉堆着苦笑的脸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她的鬼精灵的,一拖二赖三逃跑是她的三部曲,也就装做不知道,不难为她了。

    凝玉盯着这玉砌似得的世界,心里涌起好多欣喜,随即一首《咏雪》脱口而出:“北风袭三天,吹来雪花翩,远看玉凝脂,近赏宛如仙。”

    这娃子,小小年纪,说的怎么就这么流畅自然!秦师父禁不住连连赞好,让善玉着实开心了好多天。而今,师父走了,善玉想到这,鼻子竟然酸酸的。

   “凝玉,想什么呢?快到家了呢!”善玉用手在凝玉的眼前划了划,凝玉轻轻地掀开帘子,是啊,曾家庄就在山下面不远呢。那半卧在山脚下的村落,一些屋顶上或浓或淡地飘着袅袅的炊烟。早就是下坡路了,轿子比上山走得要快些。前面的三娃子不时抹着顺着脸颊往下滴的汗水,心里一个劲叫苦:每次这俩娃出去,明明要坐两轿子的,她们却非要挤一块,重多了不说,还老喜欢打闹,害人扶不稳轿子,今天还算给面子的,求了两次竟然没闹了,也许,是长大了一些?这样想着,一面抹着汗,庄子就在前面,三娃子感觉轻松了好多。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