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小说连载:向日葵4

小说连载:向日葵4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2-29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文/海市蜃楼虽然是地处连山之间,但是在仲春的时候,曾家庄的气候就已经感觉很暖和了;虽然春寒料峭的倒春寒天气也偶尔有,但是大部分的时候,气候还是特别怡人。午后的阳光温和地照着,地上、树上、屋顶上甚至整个天空都好像上了一层耀眼的亮色,一种很舒畅、很欢快的气氛自然而然地溢满了人的心间。春风迎面吹来,柔柔的痒痒的,就更觉得“吹面不寒杨柳风”的诗句好贴切。桃花、李花、梨花开满了院子,红的,白的,惹来了无数的

小说连载:向日葵4

【概要描述】文/海市蜃楼虽然是地处连山之间,但是在仲春的时候,曾家庄的气候就已经感觉很暖和了;虽然春寒料峭的倒春寒天气也偶尔有,但是大部分的时候,气候还是特别怡人。午后的阳光温和地照着,地上、树上、屋顶上甚至整个天空都好像上了一层耀眼的亮色,一种很舒畅、很欢快的气氛自然而然地溢满了人的心间。春风迎面吹来,柔柔的痒痒的,就更觉得“吹面不寒杨柳风”的诗句好贴切。桃花、李花、梨花开满了院子,红的,白的,惹来了无数的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2-29
  • 访问量:0
详情

文/海市蜃楼

虽然是地处连山之间,但是在仲春的时候,曾家庄的气候就已经感觉很暖和了;虽然春寒料峭的倒春寒天气也偶尔有,但是大部分的时候,气候还是特别怡人。午后的阳光温和地照着,地上、树上、屋顶上甚至整个天空都好像上了一层耀眼的亮色,一种很舒畅、很欢快的气氛自然而然地溢满了人的心间。春风迎面吹来,柔柔的痒痒的,就更觉得“吹面不寒杨柳风”的诗句好贴切。桃花、李花、梨花开满了院子,红的,白的,惹来了无数的蜂蝶。蜂儿殷勤地献着媚舞,穿梭花丛间,踩着只有它们才懂的节奏,口里嗡嗡的唱着单调却热烈的情歌;五彩的蝶儿穿着美丽的花裙,扑闪着多彩的翅膀,翩翩的舞姿更是曼妙迷人。这些大自然的精灵,循着这浓浓的春的气息,把个曾家大院闹得热气腾腾,春意盎然的。“满园春色关不住”,确实,春天的美丽、春天的万千风姿,在这里自然流露,自然宣泄,让你挡也挡不住,让你看也看不够。这曾家庄的春天啊,一个字,就是美!
  

    就好像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在曾家大院里,每个佣人每天的事务早已成为一种不用思考就会下意识去做的工作,好像成了一种自然而然的习惯,机械地重复着已经千万遍了的流程。水秀在上午就打理完了主人们各间房的日常工作,午饭后先打了个盹,然后搬了个凳子坐在房檐下晒着太阳,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绣着一朵桃花,眼睛却看着院子的满园春色,心中涌动着莫名的兴奋,记不清手指已被扎了几下。一扎一滴殷红的鲜血冒出,如果不迅速按住,眼见血珠愈聚愈大,最后还会滚落下来。“哎呀!”这不,又被狠狠地扎了一下,水秀不由痛得喊出了声!赶紧把手指头放进口里吮吸。再看那朵没有完全成型的桃花,已经染上了浓淡不一的血痕,分不清到底哪是血迹哪是桃花呢!水秀心里苦笑:这块刺绣就是绣好了恐怕也要等洗过一遍后再加工才算完工哦!

     吮吸了一会,吐掉两三次吮过手指的口水,血丝逐渐变淡,手指就不痛也不出血了。水秀放下刺绣,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正想着过后等太阳打斜一会去收今天洗的衣服,突然三娃哥满头大汗的样子一下在她的脑海里冒了出来。看他今天一大早出去,中午回来时衣服都湿透了,心里不知涌起一种什么感觉,堵堵的,不是滋味。这几天,家里如果没主人出去,三娃哥不出去抬轿就是在家劈柴,现在应该在劈柴吧!水秀这样想着,收了手中的活儿,回身进房把它放在了针线叵里,就移开脚步往前面柴房走了去。

    柴房挨着厨房在它的后面,走过去可以经过善玉姐妹俩的花园、住房,再经过老爷夫人的花园、住房就到了,另外还有一条路,那就是还可以走整个大院右侧的那条长廊,它一直通向前院,到看门的黄牛大叔的小屋门口。黄牛大叔的小房就在大院正门的右侧,他的职责就是看门,他一天到晚除了去厨房吃饭,就都呆在里面。水秀一般到前面去都是走这条长廊,除了晴天雨天都方便之外,最主要的是不会惊动主人们。现在水秀就是走的这条路到前面柴房去的。路上没有遇见一个人,事实上,曾家大院里的人并不多。

    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就是有着使不完的劲。三娃子一大早起来抬轿翻山越岭的中午就赶回来了,虽然衣服是完全湿透,尤其是被那俩小姐整得路上小心翼翼、心惊肉跳特别紧张的,当时也感觉有点吃力,有点疲累,但休息一下却又没事了一样。中午吃过饭小睡了一会,三娃子就起来劈柴到现在,柴已经劈了一大堆了。日子一天天像水一样流过,不知不觉他已在这个院子里呆了十七年,眼看自己今年就快二十二了。时间过得好快啊!三娃子放下斧头,把搭在颈上的毛巾取下在脸上抹了个大半圆,再扯了扯粘在身上的对襟无袖汗褂,眼神恍惚,也不知看着哪里, 若有所思。汗褂是水秀给他做的,衣服也是水秀帮他洗的,也不知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就一直是这样了。记得刚开始时,他还不好意思给她洗,但最后不是被她抢去洗了就是偷去洗了,晒干后还会叠得整整齐齐地送回来,慢慢地三娃子也就不争了,也就不再客气了,然后也就习惯了。望望天空逐渐西斜的太阳,三娃子心里嘀咕着,今天怎么水秀还没过来拿衣服呢?不是明明看见我今天抬轿回来满身汗水吗?再说这几天都在劈柴,每天都要换衣的呀!难道没有注意到我,忘了我每天劈柴的吗?

     “三娃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熟悉的水秀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三娃子突然好想笑,但他还是忍住了,回过身,看到水秀笑吟吟地就站在他身后,应了一句:“水秀过来了啊!”水秀双手在胸前绞着辫子稍,笑着柔声说:“三娃哥今天劈了这么多啊,应该还有几天就劈完了吧。”“嗯,是啊,要不了三四天吧。把这做完了,老爷说我不时也可以去镇上盐铺里帮忙退换其他伙计回家的。”三娃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就说出了这么多话。“哦”,水秀低低地应了一声,瞬间,一种说不清的心理包围了她,差一点就冒出了这几句“那什么时候去,去多久回来一次呢?”但她终还是把它们咽了回去。她一下子觉得他马上要走,并且不再回来了一样,脸上迅速漾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三娃子说完也不敢看水秀了似得,转过身拾起一根大木头,放在地上横卧着的一根大枕木上,搓了搓手,抡起斧头劈了下去,木屑随即四溅开来,有几片溅到了水秀的身上,还有的甚至就粘在了她的衣服上。水秀用手把那些木屑拈起来随手甩在地下。看着三娃子肌肉鼓鼓的臂膀,黑里透红的脸庞,虎头虎脑的样子,劈了一阵,汗水就顺着脸庞直往下滴,水秀说:“我去拿点水你喝啊,三娃哥!”“好嘞!谢谢水秀啊!”三娃呵呵地笑着,没有停下手里的活。

     咕咚咕咚,只听见几声很响的咽水声,一瓢水囫囵就下了肚,三娃子用手抹了下嘴,把瓢递还给水秀。“还喝吗?”水秀轻声问。“不要了,马上就快劈完了的。”三娃子不自然地笑了笑。水秀接过水瓢,双眼直直地看着他,接着说:“那你快把柴劈完,洗个澡,我等会过来拿衣服了啊!”三娃子继续劈着他的柴说:“好,我马上劈完,你一会就可以来拿的,你先去吧!”上午一般都做着东家的事,没有空闲,所以自己的衣服以及三娃子的衣服都只能等下午或晚上洗了。水秀想着反正晚上没事干,晚上洗好了,等会再过来一趟吧!回转身,水秀仍然走长廊回去了。

    三娃子回过头看了看水秀俊俏的背影,高高地抡起了斧头,一下,一下,又一下,噼里啪啦的劈柴声在静悄悄的院子里特别响亮,木屑飞溅,在空中开成了一朵奇异的大烟花,又好像迅而飞起又落下的流星雨。柴房里的柴垛码得整整齐齐的,一列列的,已经堆码大半间房了。。。。。。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