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小说连载】 向日葵6

【小说连载】 向日葵6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4-19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春天的脚步一天天往前赶,白天一日长似一日了,眼看就要到烟花三月了。也许是花香醉人的缘故,这人都恹恹欲睡似的,感觉也软绵绵的,瞌睡似乎也特别多了。吃过晚饭,天刚黑一会,曾老爷就说犯困想休息了。和夫人回房,曾夫人倒了一杯茶给丈夫就开始为他铺床。曾老爷在桌前坐下,一面没有意识地看着夫人整理床铺,一面慢慢地呡他的茶。都说睡前最好不要饮茶,特别是浓茶,否则人很容易兴奋就会睡不着,但有些人就是这么奇怪,偏偏就

【小说连载】 向日葵6

【概要描述】春天的脚步一天天往前赶,白天一日长似一日了,眼看就要到烟花三月了。也许是花香醉人的缘故,这人都恹恹欲睡似的,感觉也软绵绵的,瞌睡似乎也特别多了。吃过晚饭,天刚黑一会,曾老爷就说犯困想休息了。和夫人回房,曾夫人倒了一杯茶给丈夫就开始为他铺床。曾老爷在桌前坐下,一面没有意识地看着夫人整理床铺,一面慢慢地呡他的茶。都说睡前最好不要饮茶,特别是浓茶,否则人很容易兴奋就会睡不着,但有些人就是这么奇怪,偏偏就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4-19
  • 访问量:0
详情

   春天的脚步一天天往前赶, 白天一日长似一日了,眼看就要到烟花三月了。也许是花香醉人的缘故,这人都恹恹欲睡似的,感觉也软绵绵的,瞌睡似乎也特别多了。


    吃过晚饭,天刚黑一会,曾老爷就说犯困想休息了。和夫人回房,曾夫人倒了一杯茶给丈夫就开始为他铺床。曾老爷在桌前坐下,一面没有意识地看着夫人整理床铺,一面慢慢地呡他的茶。都说睡前最好不要饮茶,特别是浓茶,否则人很容易兴奋就会睡不着,但有些人就是这么奇怪,偏偏就有这样的爱好,这曾老爷就是这么个怪人,他一直就有这样睡前喝杯茶的习惯,而且就是浓茶!

    等床铺好了,水秀把他们就寝洗脸洗脚的水也端来了,按习惯放好后说了一声:“老爷夫人请用,我回去了。”然后走出去,把门轻轻地地掩好回自己的房去了。

   “来洗吧,佛廷,喝完了吗?”曾夫人一面轻轻地唤着丈夫,一面去帮他拿换脚的鞋子。

   “好了哦,马上来。”曾老爷放下杯子,站起身子,走过去先洗脸。

    等曾夫人拿来鞋子,丈夫已经洗好了脸,坐在了洗脚盆前的凳子上,正弯腰下去解鞋带,曾夫人一下按住了他:“我来吧,佛廷!”她默默地看着丈夫,低声说。因为隔着太近,曾老爷直感到那说话的热气好像一股热浪直冲他的脑门!他停下了,半弯的身子在那僵了半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也许在那个时代,这是妻子本分做的事,女人服侍男人天经地义,但他们之间却好像没有这些规规矩矩。大部分时候都是曾老爷自己动手洗,但有时候夫人也会非要帮他洗。这时,曾老爷也不会太坚持,然后就享受这那种美妙的甜蜜。现在的曾老爷就是这样特别甜蜜幸福的感觉,他好像飘在云里雾里,脚着不到地了,事实上他的脚也确实没有着地,因为此刻,它们被妻子握在了手里!

   “淑媛,你真好,你这样,我真的更舍不得走了!”曾老爷隔了好一会,终于开口了,他的心真的充满了幸福和感动,一种对家的依恋油然而生,他,真的就想这样永远呆在家里,时时与心爱的人呆在一起!

   “不要说了,佛廷,我知道,但我喜欢这样啊!”曾夫人没有对视丈夫的目光,她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火热的目光!她低下头轻轻地放开握着的丈夫的脚,用手挽水淋在他的脚背上,再轻轻地搓揉着。她的心里又何尝不是五味杂陈呢?她又何尝舍得让丈夫远离她呢?自从嫁给了他,就注定了要过这样的生活啊!虽然有很多寂寞,有很多留念,有很多思念,有很多盼望,但是心中的那份痴恋又是那么稳稳地一直支撑她到现在,并且她知道,还会一直坚持下去!

   本来一下就可以洗好的脚,最后一直洗到加了好几次热水才算结束。曾老爷洗好了后就先上了床,但是他只是坐在了床上,背靠在床头,并没有躺下,而是等着夫人。一会,曾夫人也洗好了,她想想还是吹了灯,放下蚊帐,也上了床,依着丈夫坐在了他的身旁。曾老爷轻轻扳过妻子的身子,再轻轻地揽过她的腰,她也顺势把头歪在了丈夫的肩膀上,静静地享受着这温馨的感觉。

    窗外的月亮升高了,照了进来,一种柔和的气氛把整个房间充满了,好像都能触摸或者嗅到那种温馨的感觉了。

   “你不是说困了要睡吗?怎么不睡了?”她故意笑话着他。

   “是啊,就是啊,都说秀色可餐,可我怎么感觉这羞秀色还可免睡呢!”他也回应着,在她的腰上再轻轻揽了一下,呵呵地笑着。殊不知原来的人也开这样的玩笑,还以为这“秀色可餐”是现代人的专利呢!

   “讨厌!嘴巴就是甜!”她甜甜地也笑着,心中溢满了幸福,一只手放进了被窝,一只手揉弄着被角。

    他牵过她那只拽着被角的手,把它握在自己的掌心里,无限的柔情蜜意一时都不知从何说起。真想时光就这么停留,永远静止在这幸福的时刻里!男人啊,其实一样有着柔情的一面,甚至比女人更难舍温柔乡的依恋,只是他们很少表达罢了!只是他们不得以而已!

   “佛廷,我还是觉得这一生对不起你了.......”

    "打住,不要说了,为什么总要这么说呢?我有怪过你吗?我有过那样的要求吗?我以后真的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了啊!”听到她再一次提起那个话题,他知道她心里又伤心了,这已经是他们之间一个很不愉快的话题,他知道,他只有岔开,否则,最后两个人都不会开心。

    “淑媛,上次遇见云柱,他说过段时间带仁光过来玩玩,顺便商量一下两个孩子的婚事,他们大人的意思是希望早点给他们完婚,我看也可以,你觉得呢?”他提到了这个话题。

   “我也没问题,只是不知道善玉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按道理,他们从小就认识,应该都同意早点完婚吧!我哪天问问善玉,探探她的口气。”说到孩子的事情,她一下也来了精神,刚才刚刚升起的伤感又一下被退回去了,她显然非常关心孩子。

  “好,那我们就好回他们话了,他们的心情我们也能理解,善玉也不小了,明年嫁出去应该可以的。孩子大了,由不得我们,她们总不能陪我们一辈子的,不管我们怎么舍不得,女儿总是要嫁人的啊!”

     虽然自己的心里明明也有好多的不舍,但是作为男人,他还是这样安慰着他的女人,生怕她又过度伤心。

    “哎,姑娘大了,就是这样,不管养到多大,最终都是别人家的人,以后要是凝玉也出嫁了,就我们俩老人了哦!”她天生这么敏感,这么多愁善感,说到这,都忍不住要流泪了。

     “好了啦,到时我就回家专门陪你了啊,外面的生意少做点,或者都转县里镇上来,再请个人帮忙打理也行的。行了吧!”他搂紧了她,在她的耳边说着。

     “嗯。。。。。。”她明知道不应该这样伤感,不应该在他在家的时候让他也跟着不开心,但还是掩饰不了自己的情绪,一切尽在脸上,一切尽在自己的语气中。

    “淑媛,再说个事啊。你有没有发现水秀和三娃子有什么不同吗?”他好像突然才想起这个事情是早就想告诉她的。

   “呵呵,他们两个啊,我早看出来了啊,我们挑个合适的时候挑挑他们,他们也不小了,我们到时帮他们把事办了吧!”

    “是啊,我也是那么想的。这俩娃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在他们眼里,我们就是他们的父母,到时我们一定要尽我们的力帮他们成个家。”他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也知道她也是这么想的,他们一直在心里疼着他们俩娃呢,虽然他们是下人,但心里其实是早把他们当成了家里的一份子了啊。

    窗外月亮的影子移到了窗边,夜已经深了,四周静静地,清风轻轻地摇着树枝数叶在窗前投下轻轻摆动的斑驳的影子。

    “淑媛,我们睡吧,后天我想去镇上铺子里走走,再过几天就回省城去。看云柱他们什么时候来,我再提前回来。”他拍拍怀里的妻子,轻声说。

    “嗯,睡吧!”她柔柔地应着,躺了下来。

     月亮升上了中庭,夜,完全地沉寂下来了。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