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小说连载】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8)

【小说连载】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8)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4-30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小说连载】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8)

【概要描述】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4-30
  • 访问量:0
详情

 

文/海市蜃楼

天,阴沉沉的,突然下起了小雨。久晴后的春雨依然是淅淅沥沥,不大,绵绵地下,偌大的曾家大院瞬间笼罩在一片烟雨朦胧中,屋瓦房檐静默着,在雨的润湿下显得清新、淡雅、自然、脱俗、纤尘不染,令人想到丹青妙手下的水墨画,那种浓浓的山水田园的气息扑面而来!园中的花草在细雨的滋润下,似乎更娇艳了,清水出芙蓉,带雨梨花,想来也不过如此吧!杜甫的千古名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确实不愧大家手笔,令人叫绝,很朴实的几个字,却恰如其分地写出了春雨默默滋润万物的妙处!

    放眼大院,不时地几只燕雀在烟雨朦胧中轻轻掠过,那弧形的剪影,颇给人遐想。这美丽的雨景让人的灵魂有暂时的安静、暂时的欣喜,而内心的困顿,在这短暂的安静和欣喜后却又是那么纠结得令人烦躁不安!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也不知是从何时而来又走向什么地方去。有时不免让人感到些许的失落、些许的困惑,让人不免对这人生的意义有了些消极的疑问:这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吃喝玩乐?可纵是吃得再多再好,玩得再开心再满足,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从哪里来还回哪里去,并且是什么也带不走!所以,什么也无所谓求,什么也无所谓遗憾!

    曾夫人倚着廊栏,默默地看着这悄然无声的春雨,入了神。烟花三月的江南,曾经几多绮丽,几多烂漫,可如今不知不觉春天的脚步已渐渐远去,这曾经姹紫嫣红、缤纷多姿的春天眼看即将谢幕!谁又曾留得住它匆匆而去的脚步?曾夫人不禁想:佛廷已去阳城好多天了,剩下的依然是自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独对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时光,难得的相聚有很多甜蜜,但心底却是怎么也难掩那丝丝重重的失落。这次依然是这样,没有半点惊喜,没有一丝希望的征兆。知道佛廷不会说什么,知道他似乎早已可以放下了那种奢望,可自己为什么总是这么放不下呢?眼看着大好春光一天天逝去,眼看着自己一天天容颜老去,为什么老天就不肯遂了我这个小小的心愿呢?难道我真的要放弃吗?难道佛廷真的不抱希望了吗?他是不是对我已经失去了信心了呢?曾夫人感觉心好乱,好烦。这绵绵的春雨似乎也浇湿了她的缕缕思绪,把它淋成了一滩泥泞。她心里觉得好难受,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无奈还是绝望。可是,这次去庙里求签,却抽到了好签啊,记得那签是那样说的:

  “昨夜梦来一飞龙,腾云驾雾在空中。脱胎换骨神明鉴,此签求子必成功。”明明是说的应该可以求个男孩啊,还有,当大师说让我随便说一个字时,我随口说了个“好”字,结果大师合掌叫妙:应该是先有女再有子的!这二者都合啊,难道真的灵吗?可是,这次依然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啊,想到这,曾夫人泄气了。阴霾依然堆满了她的脸庞,这久旱后的春雨怎么也这么恼人呢?!

   "妈,在想什么呢?"人还在外面,声音已经进屋了.善玉总是这么大声,大老远只要出声就知道是她了!

  “啊,把我吓一跳呢!你这娃子!”曾夫人惊得一颤,回过头,善玉已经到了她的身后了.看到善玉,曾夫人把眼睛闭了一下又睁开,佯装生气的样子.

    "是妈妈想出了神吧,你还不知道我都是这样的!"善玉从后面环抱着妈妈,在她的脸上着实地亲了一下,笑着撒娇说.

    曾夫人脸上一下满是了笑容,心里充满了万千疼爱.天底下的父母都是这样,孩子永远在心里是第一位,没有什么比孩子更重要了!

    相对来说,女儿更与妈妈亲近,不然,"女儿是贴心小棉袄"也不会引起天下父母的共鸣了!虽然,曾夫人因为没能给曾家生个男孩而一直自责,但她自问绝对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只是觉得男孩子毕竟更理所当然的是传递香火的最佳人选.这两个女儿可是没少带给他们快乐和幸福啊!她们可一直都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啊!

    "你妹妹在干什么呢?怎么不叫妹妹也来陪陪妈妈呢?"

     "凝玉呀,妈妈又不是不知道,她做的事情多呢!不是看书吟诗就是绣花侍弄花草的,忙着呢!现在这会又看书入迷了,我拖都拖不来呢!"善玉一脸苦笑.

  “妈,昨天不是说要我过来拿被子去绣吗?在哪啊,绣些什么花,妈可是还要教我的哦!”善玉从后面环绕着母亲继续撒娇说。

  “善玉,说正经的,我正想问你个实话呢。仁光家那边有话,他们的意思是想让你们俩早点完婚,以了了他们的一桩心愿,正问我们这边的意思呢!妈想听听你的意见啊。”曾夫人满脸笑容地继续说。

    哦,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啊,人家好害羞啊!善玉一下觉得脸好烫!妈妈终究还是提了这个话题,但想想,其实自己不正又盼着什么吗?可为什么又有点害怕妈妈说到这个话题呢?自己不是每天想着那个人吗?好矛盾啊,她为自己这个问题又觉得脸上的血直往外面涌,她难为情地低着头,不知说什么了。

    善玉一向开朗乐观,大大咧咧,今天可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慌乱,这么害羞啊!是啊,女儿大了,开始懂事了!曾夫人看着女儿的娇态,心里也是万千怜爱,万千高兴。女儿招人疼啊,可惜始终是别家的人啊!她的心里似乎狠狠的生痛着,好像刀子在割着她身上的肉一样!但又能如何呢?女大当嫁,自古如此啊!她的心经过了一番撕裂似的挣扎,但又怎能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呢?她把一切往心底硬塞着,脸上依然笑着.

   “还害羞啊,那我跟你爸就当你是同意了啊!他们可是等着我们回话的哦!”曾夫人用手挠挠善玉的胳膊,善玉娇嗔地笑了一下:“妈,好痒啊,你快把被子拿来呀,教我绣花嘛!”

   “呵呵。。。。。。”曾夫人不住地乐着,继续不依不饶地打趣她,“到底同意不同意啊?”

   “妈!”善玉嘟起小嘴,皱着眉头,埋怨着妈妈,“人家不管了啦,爸妈说了算啊!妈妈再说,我走了啊!”

     曾夫人心里偷偷地乐着,眼睛看着窗外,外面的雨似乎停了, 天依然是灰的,但天空下的一切似乎都洗过了一遍,连空气里都似乎涌动着一种清新的味道.

    善玉不会忘记,当年与仁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善玉不会忘记,那一年因为家里开了个玩笑,她却差点为此丢了性命!那个仁光,可是从小就一直住在她的心里哦!那是一种天赐的缘分,好像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必然!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那份朦胧的情愫,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份甜蜜的期盼,善玉说不清楚,也想不起来.

    他们两家是世交,所以来往较多,自然孩子也常常见面。仁光比善玉大三岁,小时候来她们家的时候,仁光就像孩子王,善玉凝玉就像俩铁粉丝,紧紧地跟在他的后头,什么游戏都是他想出来并带头玩的,可把她们两个羡慕死了,佩服死了!有一次他们玩过家家,仁光扮新郎、善玉扮新娘子,凝玉扮伴娘,还一本正经地拜天地,这是他们经常玩的一个保留节目,后来,他们慢慢大了,任光自然是不提了这个游戏,善玉也自然不好意思再缠着仁光玩这个游戏.当想起当初玩的这个游戏时,也会觉得好害羞。任凝玉如何求她,善玉也终是不敢玩了,当然,这时的仁光也更大了,其实,他也来得少了。但善玉却发现,不知何时,她的心里早已种下了他的影子,想赶都赶不走了。

    有一次,好像就是前年,秦师父来她们家之前。曾夫人开玩笑说有人想来给善玉提亲,善玉一听就急了,那时的她还小,虽然她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但不知怎的,面对这件事,她却选择了沉默,她不知道怎么办,只知道伤心难过,心里十二个不愿意,可又不知向谁说.她偷偷地一个人躲在房里,哭了一下午,后来竟然想到有人说吞鸦片可以自杀,她就偷偷得跑到奶奶的房间去偷。因为那时奶奶生病,痛得难受,她爸就弄了些烟土来缓解奶奶的痛苦。她偷偷地进了奶奶的房间,找到了一些烟土,当她出来时,恰好被水秀看见了,她没有让善玉看见自己,偷偷报告了曾夫人.结果,自然是自杀没成,倒把她爸妈吓了了半死,从次不敢随便开这样的玩笑了。从此,这也成了另一个笑话,在她的心里,只要想起这件事,她就忍不住笑自己当初的幼稚,笑自己对仁光的情有独钟,笑自己怎么没有和妈妈大吵大闹。还好,这时仁光家正好真的来提亲,自然,这件事就水到渠成地成了一桩美事。

    想到这的时候,善玉的心好像也下起了小雨,绵绵的,好像千丝万缕的无法抽出一个头来,仁光,你现在在干什么呢?你想我了吗?这催着结婚,有你的意思吗?还是仅仅就你爸妈的意思呢?善玉一下想起了上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次的仁光好帅呀,还骑着马来!真的是英姿飒爽,风流倜傥啊!

    那是去年年底,仁光过来送年礼.八台大礼先到,随后,任光跨着一匹白马飞奔而来,他在距大门约五十米外勒了下缰绳,缓缓下了马.三娃子子从他手里接过了马,一家人迎着他进了自家大院.看他一袭白色劲装,魁梧的身材和帅气的脸庞,善玉的心里怦怦地跳着,甚至不敢像小时候那样坦然地直视他!她不时偷偷地快速瞄上一眼,然后马上移开目光,而当发现任光也正好深情地瞄着她时,竟然慌乱得耳朵似乎都起火了!当她移过自己的目光,她似乎感觉到了仁光嘴角的一丝温柔的笑意,让她觉得好温暖,好甜蜜!

     捧着妈妈拿给她的锦绸被子,善玉一路走,一路陶醉着......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