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0)

【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0)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5-24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韶华飞逝,春光苦短,谁能留住时光的脚步?眼看暮春将近,偌大的花园,却依然是春光一片,盎然无限生机。长枝的长枝,抽叶的抽叶,花开花落,似乎都适时地在这春天里展露着自己最亮丽精彩的一面。所以,面对如此勃勃的春景,在感叹流年似水的同时,人也好像被激活了体内暗藏的活跃分子,不由得躁动起来,律感起来,诗意起来。。。。。。拿了小铲、镰刀还有剪子,凝玉把它们装在一个小竹篮里就直奔园子。这时候母亲她们还没来,凝玉

【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0)

【概要描述】韶华飞逝,春光苦短,谁能留住时光的脚步?眼看暮春将近,偌大的花园,却依然是春光一片,盎然无限生机。长枝的长枝,抽叶的抽叶,花开花落,似乎都适时地在这春天里展露着自己最亮丽精彩的一面。所以,面对如此勃勃的春景,在感叹流年似水的同时,人也好像被激活了体内暗藏的活跃分子,不由得躁动起来,律感起来,诗意起来。。。。。。拿了小铲、镰刀还有剪子,凝玉把它们装在一个小竹篮里就直奔园子。这时候母亲她们还没来,凝玉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5-24
  • 访问量:0
详情

韶华飞逝,春光苦短,谁能留住时光的脚步?眼看暮春将近,偌大的花园,却依然是春光一片,盎然无限生机。长枝的长枝,抽叶的抽叶,花开花落,似乎都适时地在这春天里展露着自己最亮丽精彩的一面。所以,面对如此勃勃的春景,在感叹流年似水的同时,人也好像被激活了体内暗藏的活跃分子,不由得躁动起来,律感起来,诗意起来。。。。。。

    拿了小铲、镰刀还有剪子,凝玉把它们装在一个小竹篮里就直奔园子。这时候母亲她们还没来,凝玉放下竹篮,站在园中,极目四望,自己伺弄的那些花花草草都铆足了劲似的在疯长,绿意满园,鲜花竟妍,落红也满地。不知怎地,凝玉忽然想到了前不久看的《牡丹亭》中“游园”的那一出: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倦,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可惜啊,可叹啊,杜丽娘当时也就十六岁罢了,却是感到如此地孤独!面对良辰美景,她感到的是自己弹指芳华,脆弱凄美,看看昨晚插在花瓶里的牡丹已经枯萎了,美丽,是多么经不起消磨的事物啊!然而,它毕竟还拥有过自己激赏的目光,经自己亲手挽折,插在瓶中。临睡前,她还轻轻地吻过它的香瓣,见证过它的炫丽盛开,而自己呢?正是繁丽如星辰,梦幻恰烟花啊!当时的杜丽娘是多么地孤独无依啊,没有兄弟姐妹,没有任何人可以一诉衷肠,幸好自己还有个姐姐,还有和蔼可亲的妈妈!凝玉这样想着,在替杜丽娘惋惜的同时也在心里为自己庆幸着。再想她在“惊梦”一出中的感叹:

    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凝玉心里真的好难过。

   说《牡丹亭》是一出悲喜剧,严格说终就是一喜剧,因为最后杜丽娘与柳梦梅经历生死之恋,还是修成了正果。他们画眉打扇,闺中极乐,又满足了多少痴男怨女之心呢?大团圆的结局确实也给了人很多的期望与向往,或许,大团圆的结局更是大多数人心中的愿望吧!

    所以,说到底,还是这美丽的春光让人爱恋,还得感谢这大好春光!是它,才有了杜丽娘那个醉人的春梦,是它,才让她有了刻骨的痴恋,是它,才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柳郎面对她苦苦相思以致香陨后画像的哭诗:

  但是相思莫相负,

  牡丹亭上三生路,

  愿能生为双飞蝶,

  共入青云深深处。

。。。。。。

    是它,才得以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它,才真正的梦想成真了啊!

    哎呀,这都想哪去了呢?凝玉心里暗笑自己也多愁善感了。微闭着双眼,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春天的空气,真的是格外清新啊!有一股鲜花香儿、有一丝青草味儿、隐隐的,似乎就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春天固有的味儿!拽不住信马由缰的思绪,她一下又想到了《红楼梦》中黛玉对此中词句的情思萦动,心神摇荡:“你在幽闺自怜”啊,“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啊!一向不喜欢戏曲的黛玉却被这几句愁肠百结、荡气回肠的词句勾得满腹愁怨。更有当时才女冯小青:

   冷雨敲窗不忍听,

   挑灯闲看牡丹亭。

   世上也有痴似我,

   岂独伤心是小青。

      确都是知音共鸣啊!

      。。。。。。

    “凝玉,在发什么呆呢!你要安排我干点什么呀?”善玉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凝玉的后面,在那里扯着嗓子大喊。

    “哦!”凝玉吓得身子一颤,睁开半闭的眼睛,半晌才回过神来。

    看到凝玉那惊错的表情,十足的可爱,善玉哈哈大笑起来:

   “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出生后爸妈没有把你抱着从龙头下钻过!胆小鬼!”

    这地方有个习俗,说是过年舞龙灯时,把孩子抱着从那龙头下钻过了的话,那么孩子会胆大勇敢,还会有好运,一直都是这样传说的,不知可信否?

    凝玉直直地站在那,看姐姐那副调皮捣蛋幸灾乐祸的表情,她狠狠地白了姐姐一眼,却是不知说什么,最后回了一句:“那你去问问妈妈呀!”

   “问我什么呀?你们姐俩在一块总是要抬杠的哦!”这时候,曾夫人也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了,刚走到园子里,就听到了善玉的大笑声,然后是凝玉略带委屈的嘟噜,就知道又是善玉“欺负”妹妹了!

   “妈妈,你说凝玉胆子怎么那么小啊,她经常被我吓着了哦!”见母亲走来,善玉依然没有停住笑,好像觉得捉弄妹妹也特别开心似的!没心没肺!

  “你呀,老大没正经的!十几岁了还这样没个女孩样,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已经来了,都站着干嘛?不是说要干活吗?”曾夫人走到了她们的身边,瞋视了善玉一眼,佯怒道。

   “那分给我的任务呢?我干点什么呢?本小姐今天可是很有诚意的帮你哦,妹妹二小姐!”善玉撇了撇嘴,再嘟起小嘴,却是毫不理会母亲的假怒,依然阴阳怪气的只顾自己乐着。

    园门外,水秀也拿了竹扫把和土箕进园来了。等会是要用这些东西清理盛装那些残枝落叶还有杂草的,这些以前经常做的,水秀是不用吩咐了的。

   “好吧,姐,你就拔草,我剪枝,水秀清理垃圾。妈妈就欣赏园景啊!”凝玉轻车熟路,今天难得这样又热闹一次,可省了我不少时间哦!怎么着,还得感谢她们哦!她心里这么想着,似乎这个园子里的事就她一个人的事。事实上,除了要水秀帮忙,大部分时候也确实是她一个人在做!她喜欢,她乐意啊!所以也从不觉得累,也不觉得麻烦,也从不觉得是自讨苦吃。这都是因为兴趣呀,有了兴趣就有了乐趣,确实如此!兴趣,确实有着特别的魔力哦!

   “好咯,得令!开始!”善玉领了任务,还在那得意着、自乐着。说是说,笑归笑,善玉做事其实是很麻利的,蹲下身,就听“嘎吱,嘎吱”的拔草声夹杂着她口里引人发笑的“一二,一二”的口令声,构成了不太和谐的二重奏,三下五除二,没一会,好多小草就可怜兮兮地被搬了家。忘了说一句,因为凝玉经常捣弄园子,其实草一般都没长多高的 ,一般也好拔。还有,善玉呢,对这种事情,她顶多兴致高时拔一会,过会儿还是叫水秀代劳了的!

    凝玉也不管那些三七二十一,拿起剪刀最先修起了她的月季。园子里很种了一些月季,有一排排种着的,也有零星点缀于其它花间的。月季每年在春天长得特别快,要不修剪的话,很容易长成枝桠四溢的杂树。凝玉很喜欢月季花,不说它是每月开花,就说那饱硕绮丽的花儿,既没有牡丹的富贵之气,也不似菊花的清丽脱俗,就那么朴素大方、不张不扬,真的是花中的一绝,美丽无比。凝玉小心地修剪着,也在默默地欣赏着、赞叹着,心里溢满着快乐和惬意的感觉。

    “哎哟!”过了一会,只听善玉痛叫了一声,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聚到了她的身上。不用说,一定是被叶子的边齿割破了手指!

    没错!只见善玉蹲在那,用一只手按着另一只手指,放在口边一边吹,一边呲牙咧嘴地叫,眉毛眼睛都拧到了一处,样子滑稽极了。

   曾夫人紧张了一下,走过去看了看,怜爱而无奈地摇了摇头,回头吩咐水秀快去拿药和东西来包扎。

   水秀连忙放下手中的活,一路小跑地跑回房又一路小跑地跑回来。只见善玉已经站起来了,她捂着手在那一边哼哼一边像小孩子似得跳着双脚。曾夫人在旁边安慰着她,凝玉也不停地说着:“不要紧的,药来了,涂上就好了的!”

    水秀先用水清洗了手,没有碰那受伤的地方,因为善玉还按着在,还有她也知道伤口处是不能进水的。等清洗干净了手,水秀让她把按着的手拿开,善玉小心翼翼地移开手,这时伤口处已经不流血了,曾夫人看了一下伤口,口子有点长,但不深,她才松了一口气:

   “这娃做事就除快,老毛病就不肯改!还好不深,伤的是食指上半部,要不然拿筷子、捏针就麻烦了!”

   “妈,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安慰安慰我吗?我可是受伤的人啊!还要啰嗦啊!”善玉打着哭腔,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曾夫人忍不住要笑:“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吗?等包扎好了再说不迟的!”

    凝玉也偷偷地笑,这姐啊,每次总要添点乱,看来请她做这些事情还真难沾点什么光的!看看姐姐应该没事,她也放下了心,去继续她的修剪了。

    水秀小心地用药棉蘸了酒精先清洗了一下伤口,正准备涂碘酒,善玉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大叫:“哇,水秀,好漂亮的手镯啊!你是什么时候买的呀?。。。。。不对,该不会是别人送的吧?!”瞪大了眼睛,她盯着水秀,语气好夸张!不仅如此,她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已经摸向了镯子!

    镯子是银的,带有樱花花纹,很精致,确实漂亮。听善玉这么嚷嚷,水秀很敏感地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本能地缩回了那只手,想要把镯子藏回袖子里去:“大小姐,哪有啊。。。。。。你不要乱动啊,药还没上好呢!再动,会痛的啊!”

    水秀似乎这才想起刚才手还受伤了,刚才自己还差点流眼泪了呢,可这一会儿怎么没感到疼了呢?哈哈,真奇怪!

    “老实交待,谁送的?哈哈,让我猜猜。。。。。。哈哈,谁呢?”任水秀怎么尴尬,善玉就是不依不饶,她转着眼珠,一脸坏笑:“是谁呢?哈哈,我应该想起来了,是。。。。。”

   “不要啊,没有谁啊。。。。。。大小姐,包好了,你可以回房去休息了呀!”水秀满脸困窘,可怜兮兮地小声哀求着她。

   “是。。。。。是一、二、三的三。。。。。”善玉呵呵地笑着。

    水秀真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了,或者立刻逃开这个羞死人的场合!可怎么可能呢?还有事情没做完啊!于是只好羞红着脸,把药包整理好放在一边就继续接着做善玉的工作:拔草了!

    其实水秀也清楚,这个工作迟早是要她善后的,只不过因为一个小插曲让它提前了!还让我今天好丢脸啊!水秀心里想着,还是感觉好不自在,都不敢抬起头看几个主子了!

    看她们闹了半天,曾夫人也大致明白了怎么回事,她也想起了上次和佛庭的谈话,她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做了,也应该做了。她笑着说:“善玉不要太胡闹了啊,怎么就你长不大呢?水秀带个镯子怎么了?就你不饶人了!水秀,那镯子看来是三娃子送的吧!”她轻声柔和地问水秀。水秀没有做声,只是害羞地点了点头。

   “好,这就好。等仁光和他爹送日子过来,那就把你与三娃子的事和大小姐的事一起办了,两起喜事打一套锣鼓哦!”夫人慈爱地说着,心中感觉特别舒畅,纵然不舍又如何?女儿是自己一手带大的,水秀也一直乖巧听话,可是没把她当过外人的,如今都大了,她们也应该有她们的归宿了。难得她们都能和自己的意中人共缔良缘,自己又有何不放心不高兴的呢?

     完了,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呢?善玉一听母亲说到了她的婚事,脸腾的直感发烫,一下像泄了气的皮球,再不敢造次了,她连忙说了一句:“妈,我的手还疼,你们慢雅,我先回房了啊!”就赶紧溜了!

    曾夫人看着善玉匆匆逃走的背影,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这娃啊!

    太阳升得好高了,照在园子里,春意似乎要溢出园外,人感觉暖暖的,浑身特别舒服。那些花草树木鲜艳葱茏,在阳光下尤其地灿烂、妩媚!风,轻轻地拂过,杨柳柔枝舒展,婀娜摇曳,更显春的无穷魅力。

    是啊,不时地出来走动一下挺好的,活动活动筋骨,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人的心情,精神状态都要好得多!人啊,其实惰性都很重的,贪图安逸,总不愿意动。都说生命在于运动,可总是有太多太多的人不好动!

    沿着园中小径,曾夫人信步向前。眼前春光无限,想到这大好的美景都即将谢幕了而自己都没有好好地 欣赏过一次,心里不免生出好多遗憾。

    生活的圆点大家都一样,而每个人的生活蓝图却是迥然有异,因为每个人生活的圆的半径不同,延伸的圆的范围就千差万别,每个人的人生也就千差万别。

    除了偶尔来园子里走马观花地看一下,曾夫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房间里看看经书,读读消遣的书,或者做做女红。当然,也不会截然排除偶尔也有临近的朋友请去看戏打牌,或者互相来往走动走动,还或者也会去娘家走走。总之,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波澜不惊的,没有过特别的想法,也不会有特别的奢望。唯一让自己感到不平静的只有那件困扰了她十几年的心病了。

   “夫人,老爷来信了!”黄牛大叔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后园,站在她旁边,手里捧着一封信,轻轻地说。

    曾夫人眼睛冒过一丝欣喜,接过信,回头对埋头剪枝的凝玉扔下了一句:凝儿,你慢慢弄啊,我回去了啊!就转过小径往房里回走去。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