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小说连载】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2)

【小说连载】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2)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5-29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抗日题材小说向日葵(12)山乡夏景春红飞尽夏花长,斜廊绕亭风含香。浮云蔽日疏影暗,野兔迷途俏身惶。草深林茂山凝岫,鱼美藻鲜波潋光。极目美景处处有,清莲一溪正吐芳。许是在曾家大院中呆太久了的缘故,每次出门,凝玉都有一种被放飞、回归大自然的感觉。她感觉大自然的怀抱是那么宽广、那么仁爱、那么温暖、那么有力!与它拥抱的感觉总是那么有吸引力,然后久久不愿松开,也久久不愿忘怀。此刻的凝玉还是这种感觉!面对高远

【小说连载】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2)

【概要描述】抗日题材小说向日葵(12)山乡夏景春红飞尽夏花长,斜廊绕亭风含香。浮云蔽日疏影暗,野兔迷途俏身惶。草深林茂山凝岫,鱼美藻鲜波潋光。极目美景处处有,清莲一溪正吐芳。许是在曾家大院中呆太久了的缘故,每次出门,凝玉都有一种被放飞、回归大自然的感觉。她感觉大自然的怀抱是那么宽广、那么仁爱、那么温暖、那么有力!与它拥抱的感觉总是那么有吸引力,然后久久不愿松开,也久久不愿忘怀。此刻的凝玉还是这种感觉!面对高远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5-29
  • 访问量:0
详情

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2)

山乡夏景

春红飞尽夏花长,

斜廊绕亭风含香。

浮云蔽日疏影暗,

野兔迷途俏身惶。

草深林茂山凝岫,

鱼美藻鲜波潋光。

极目美景处处有,

            清莲一溪正吐芳。           

    许是在曾家大院中呆太久了的缘故,每次出门,凝玉都有一种被放飞、回归大自然的感觉。她感觉大自然的怀抱是那么宽广、那么仁爱、那么温暖、那么有力!与它拥抱的感觉总是那么有吸引力,然后久久不愿松开,也久久不愿忘怀。此刻的凝玉还是这种感觉!面对高远的天空,空旷的山野,那悠悠的白云,那连绵的青山,那碧澈的绿水,那清凉的微风,那飘香的野花,她完全陶醉了!她轻轻地在心里吟出了以上诗句,夏的热烈、夏的奔放、夏的妩媚、夏的多情,把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了:自然、纯真、爱心,爱这大自然的一切!面对这清新、明丽、美好的一切,她好像很快把最近积攒下来的,连绵的依依惜别的无奈抛在了脑后,连日来的浓烈的思念之情也好像早已烟消云散!

    轿子在山路上穿行,一前一后,不远不近,紧紧相跟。浓浓的夏意早已是漫山遍野,似乎要渗透到人的血液里去。而每天呆在院子里,只感受了高墙内的有限的天空,只感受了园子里单调的夏花的盛开,只感受了气温在一日日的窜高,此时的凝玉,心里充满了新奇与激动。她把轿子两侧的帘子都卷到最高,一会左一会右,贪婪地尽力把视野扩展到最大,眼睛似乎都不够使唤了,她觉得这大自然的景致真的是太神奇太美丽了!她一面不停地欣赏着,一面也不停地赞叹着。八点多的山村上午,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但在山路上,却也很少有与太阳公公正面接触的机会,因为无处不是参天大树,无处不是浓荫蔽日,如果转到山背,则完全的天然避荫处了!夏风徐徐吹来,迎面是一种特别清爽的感觉,那自然的风,尤其的丝丝沁凉,有一种快意到心坎的说不出的舒服。凝玉不由正襟危坐,轻轻地闭上眼睛,美美地静静地享受着这自然的馈赠和恩赐。。。。。。

    一路欣赏着怡人的夏日风光,一路满心激动着、快乐着,不觉一会儿就到了昌平镇。凝玉和父亲下了轿来,父女俩并排走在昌平的大街上,也颇吸引了一些目光。因为曾家是这方圆远近有名的大户人家,而凝玉姐妹又是出了名的美人儿,所以走在这本就不大的小镇上,确实是一尊颇抢眼球的事实,也是一道独特的亮丽风景。

    再说今天的凝玉也确实是温婉明艳,宛如仙女,标致可人!

    你看她一袭粉红的连衣裙,就像春天里灿烂绽放的娇艳桃花。高挑苗条的曼妙身材,乌黑油亮的自然披肩长发,清秀又不乏妩媚的鹅蛋小脸,一双顾盼生情的美目,衬得整个人儿婀娜多姿,娉婷动人,轻盈之间就好像花丛中一只翩飞的奇艳美蝶,摇曳之间又像微风中一朵雅静的出水青莲!给这热情烂漫的夏日更添了一分难言的魅力!昨天还是满旗服饰的大家闺秀,今天就成了有着都市风情的时尚小姐了,凝玉真的就像一位百变美人,“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这美人,怎么看就是怎么美!

    是啊,二八芳华,玉肌凝脂,柔若绸缎,身轻如燕,软语似莺,人生最美好的年华,还有什么时候能比这时候更美呢?

    “凝儿,还记得爸爸上次是什么时候带你去省城的吗?”

    曾老爷一直没说话,他静静的看着身旁开心雀跃的女儿,心里甜甜的,又满是疼爱,和孩子们在一起,和家人在一起是多么快乐幸福的事啊!想到这些,他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刺得好痛一样,天伦之乐是多少人盼望的人间至高之乐啊!而他又痛失了多少这样与家人共享欢乐的机会呢!有人这样说:“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好!”姑且不管这句话是否正确,前面一句曾老爷是没有体会,不敢妄加评论,但后面一句话却是他此时此刻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孩子永远是自己的好啊,他觉得这就话真的说到了他的心坎里了!

    因为长年在外做生意,曾老爷在家的时间真的是屈指可数,自己在外到底饱受了多少相思之苦暂且不说,淑媛是眼看着从少女变成了少妇再由少妇又变成了现在的徐娘半老,她所受的苦又该是多少呢?还有孩子,从襁褓里到牙牙学语到现在都长大成人了,似乎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一年一年,每次都是眼巴巴地盼望爸爸回来,又恋恋不舍地送爸爸离去,那些眼泪曾经多少次滴碎了自己表面坚强的内心啊!看着和自己一起在外做生意的好多朋友都娶了二房,纳了妾,更为可笑的是淑媛竟然也劝自己:如果在外感觉实在很苦,不妨再娶一个,可以跟着去外面的!也许这确实不算什么,但是自己就是没有这份心情,时间就这么无情,一晃快奔四十了,六十花甲也快去了三分之二哦,人到中年万事休,人啊,到了中年,真的好多好多的事都好像看开了,好多的遗憾,好多的负疚,好多的亏欠,都不想再想,唯一的就是希望就是能够尽快把自己的事业交给一个合适的接班人,然后回归故里,和家人尽享天伦之乐,阖家之欢。

    “爸爸,我还真不记得是哪一年了哦,只记得那次爸爸没有带姐姐,只带了我一个人去的。是吗?”凝玉拧起眉头,努力地翻找着爸爸所说的记忆。自己应该是去过省城好几次的,但因为太小去的都没有多少印象了。但上次爸爸带她去的时候好像已经懂事了,所以有印象,但还是感觉有点模糊,记得不是很清晰。

   “是啊,凝儿,那次我还带你去戏院看过戏的。。。。。。”听到这里,还没等爸爸说完,凝玉就掩嘴大笑:

     “哈哈,我想起来了,那次爸爸把我架坐在你的颈脖上,走去戏院的。我还吃了糖葫芦,然后爸爸抽烟不小心,还把我的腿烫了个大泡呢!好痛的哦!”

     真的是有那么回事,曾老爷怎么会不记得!还记得当时自己的那个痛那个悔啊!因为长年在外独居,寂寞时烟就成了他最好的伙伴,那时的烟瘾也真大,就连抱着孩子也没有忘了抽烟,结果害女儿受痛!那件事是凝玉与他之间的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如果被她妈妈知道了,她会心疼还会责怪他太粗心大意的。

   “呵呵,凝儿还记得呀,还很怨恨爸爸吧!”曾老爷很难为情地讪笑说。

   “不会的呀,爸,怎么会呢?只是当时真的很痛的哦。我还记得那天的戏也很有趣呢,有个人翻筋斗好厉害哟!”凝玉似乎沉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看来那次的看戏给她的印象确是很深的。

   “呵呵,是啊,我也记得呢!”曾老爷呵呵地憨笑着,其实那天看的什么戏以及戏的内容早已记不清了,只是那天因为烫了女儿的腿倒是记得很清的,到现在他都觉得难过愧疚呢,作为一个父亲,他何尝胜任这个角色?

    这次善玉出嫁,他本来想过后把夫人也一起带出去玩玩散散心的,但夫人不爱热闹,说家里也需要人照料不肯出来,这才只带了凝玉一人出来的。干脆也转去县城瞧瞧那边铺子吧,已经很久没过去了,也是该去瞧瞧了。因为南山县还在昌平镇前头,并不顺路,每次回家只需从昌平镇经过就行了,根本不需要转去县城,所以他也就很少去过问那边的生意。

    南山县城也不是特别大,凝玉是去过好多次,她最喜欢的就是去旧城墙上玩,还有就是看那个胡半仙算命、占卦、抽签。以前每次和妈妈去时,总看妈妈抽签的。记得有一次,她觉得好玩非缠着妈妈说也要抽一个,结果抽了一个里面有一句:“蚂蟥咬住脚,要掉不得掉。”其它的记不住了。她听那胡半仙阴阳怪气地念着这一句时,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她是知道蚂蟥的,小时候去庄里玩看那些小孩说过,也亲眼见过,有些小孩还把蚂蟥扔到水里去煮,据说蚂蟥不怕开水煮,所以那些小孩就偏要煮着试!现在她知道如果抽到这样的签应该不是什么好签,但当时就只觉得特别好玩。

    那个胡半仙还在那吗?听爸爸说还要去县城,凝玉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这个问题!她自己也觉得好奇怪。这次去了要去求点什么呢?她在心里想着。

    这次距上次去时隔不久,南山县城呢,也没有多大变化,似乎还是原样子。古老的旧城墙,那些硕大的特制青砖块,那些带着沧桑回忆的斑驳的墙壁,还有那也许见证过无数次硝烟战火的古城楼,还有那很好玩墙体上的据说是藏兵洞的那些小洞洞,依然如故。凝玉就记得小时后去玩时总要与姐姐猫在那些小洞洞里好一阵才肯下来。那些小洞大概就只能容纳一个人,对着墙外处都有射眼,就是那种可以射箭发枪的小孔,打仗时,士兵就藏在那些洞里向外瞄准发射。

     站在城楼上,南山县城一览无余,山山水水,村村落落,远远近近,尽在眼底。凝玉从那上面可以看到昌平,可以看到玉嘴山,但看不见曾家庄。那是一幅自然的山水画,凝玉觉得,自己的家乡真的很美!

     跟着爸爸去自家铺子里转了转,也没什么事,在那些铺子里,和在昌平一样,爸爸先找掌柜的把情况问了问,再翻看一下最近的账本,然后在那吃了便饭。下午也没其它地方去玩了,稍作休息,曾老爷就准备带着凝玉再回昌平先坐火车再换坐船去省城。

    凝玉呢,还是想着有件事情没做——去胡半仙那。同样的简易摆摊,同样的“胡半仙算命”招牌旗条。不错,还是胡半仙在那。戴着高高的筒帽,一身旧旧的但干净的长衫,一双半新平底黑布鞋,一把灰白夹杂的长胡子,眼睛炯炯有神,精神矍铄,咋看去颇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那就是“胡半仙”。

    看来下午的胡半仙生意实在是不敢恭维,也也许是因为人们这会回家吃饭还没出来的缘故,也也许是胡半仙下午的生意本就不景气的缘故,这时的胡半仙静坐在自己的摊前,似乎在养神又似乎在微笑,摊位前还没一个人。

    到底想问什么呢?凝玉问自己。又好像没什么好问的,凝玉心里迟疑着,脚步却已是移到了摊位前。

   “姑娘是想问点什么呢?”远远地,胡半仙早就看见了这父女俩。等他们走到他的摊位前,他微笑地看着凝玉,发声问道。

   “我。。。。。。我还没想好呢!”凝玉确实是不知道要问什么,只好支支吾吾地回答。

    胡半仙眯笑着眼,上下打量了一遍凝玉,没有做声,顿了一会儿,他说:“既然姑娘不知问什么,如果姑娘不介意,那么我就自作主张送几句占谜给姑娘,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凝玉本就真的不知问什么,现在听他这样说,她也觉得未尝不可,算命不如撞命,也许还真灵呢!

   “好啊,那先生请说!”凝玉半信半疑地望着胡半仙说。

   “天地配合阴阳,夫短妻长,男子心中一点,女子两副肝肠。”

    得到允许,胡半仙就自顾自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这么几句,没有注意到凝玉父女两脸色的变化。

    听来这么几句,凝玉觉得脸红一阵热一阵,这胡半仙捣什么鬼呀,怎么弄出这么几句听来不雅的占谜呢?但私下里想了想那谜面,又觉得没什么雅不雅的,还觉得出谜的人也动了一番脑筋,每句都紧扣谜底呢!

    曾老爷呢,也是一样,初一听还准备发火,但最终忍住了,这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正在想这个问题。这时候,凝玉已经付了钱,招呼他走了。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