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3)

【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3)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6-26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对面的是个俊小伙,刚才确实是在摆棋谱,因为一个人,旅途实在无趣,看过一会书后,就自个玩棋了。从上车到现在这儿就他一个人,没想到到这一站上来了两个人呢,看自己把桌面弄得一塌糊涂的,他慌忙地清理着,想以最快的速读把桌面腾出来。他站起来弯腰一边快速地收拾桌面,一边抬起头看着凝玉父女俩呵呵地笑着说:“你们好!不好意思了啊!我马上就收拾好了的啊。”凝玉没有做声,只是礼节性地微笑了一下算是打过了招呼,她伸长脖

【抗日题材小说】 向日葵(13)

【概要描述】对面的是个俊小伙,刚才确实是在摆棋谱,因为一个人,旅途实在无趣,看过一会书后,就自个玩棋了。从上车到现在这儿就他一个人,没想到到这一站上来了两个人呢,看自己把桌面弄得一塌糊涂的,他慌忙地清理着,想以最快的速读把桌面腾出来。他站起来弯腰一边快速地收拾桌面,一边抬起头看着凝玉父女俩呵呵地笑着说:“你们好!不好意思了啊!我马上就收拾好了的啊。”凝玉没有做声,只是礼节性地微笑了一下算是打过了招呼,她伸长脖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6-26
  • 访问量:0
详情

   文/ 海市蜃楼

  对面的是个俊小伙,刚才确实是在摆棋谱,因为一个人,旅途实在无趣,看过一会书后,就自个玩棋了。从上车到现在这儿就他一个人,没想到到这一站上来了两个人呢,看自己把桌面弄得一塌糊涂的,他慌忙地清理着,想以最快的速读把桌面腾出来。

    他站起来弯腰一边快速地收拾桌面,一边抬起头看着凝玉父女俩呵呵地笑着说:“你们好!不好意思了啊!我马上就收拾好了的啊。”

    凝玉没有做声,只是礼节性地微笑了一下算是打过了招呼,她伸长脖子环顾了一下车厢,不错,那个年轻妈妈也带着两个孩子坐在他们后面的不远处。看到凝玉的注视,那个妈妈笑了笑,凝玉也笑了笑,回过身,然后靠窗坐了下来,她的心里此刻有点翻腾,在车上又百无聊赖,于是干脆把视线投向了窗外。车还没有起动,凝玉看着铁道上的另一条铁轨,木的枕木,一排排,一排排,延伸到了远方,消失在转弯处。

    曾老爷坐下来,正眼看见说话的是一个一表人才高高瘦瘦的帅小伙,心里忽就平添了几许莫名的喜欢。难道是自己没有男孩的缘故?或者是一种本能的怜爱?说不清楚。但此刻就是觉得眼前的小伙和自己似乎应该很投缘,他莫名地有点喜欢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逻辑、什么道理呢?曾老爷很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人的感觉真的好奇怪、好奇妙!人,就凭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应该是可以有个初步的印象吧,不是说有第一印象吗?不是还有一见钟情的说法吗?哈哈,怎么联想到那上去了呢?

   “呵呵,没事,没关系的,年轻人,你不要客气,我们没多少东西放的。”曾老爷看着小伙满脸笑容地说。过了一会,他拿出自己出门用的那个大茶杯放在桌上。才放上去,火车却刚好开动,车身猛烈地一颤,人往前急扑了一下,杯子噗的倒在桌上,并迅速往对面桌下滚去,曾老爷人还没回到原位,他一手扶住桌子,一手本能地去救杯子,但怎么也赶不上杯子滚动的速度,眼看杯子只能粉身碎骨爱莫能助了。说时迟那时快,对面的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他本来是被车子的开动震到紧贴在了座位的靠背上,可当他看见杯子在滚动时,他连忙伸出手,想挣扎着坐回来去抢那个就要掉下桌的杯子。这时车箱又一震,他恰好就被反弹回来,他伸出的手恰好接迎住了也正好掉下桌的杯子!

    一个杯子并不算什么,但是因为跟了曾老爷好多年,所以,对它,总有着特别的那么一种感情。他不想自己的茶杯就这样摔碎,就这样完成它的使命。人也许都是这样,恋旧、敝帚自珍,或者说哪怕是小猫小狗,相处久了也会产生感情,也会怜惜,舍不得分离,舍不得放弃,更不忍生离死别。

    人与人之间呢?应该更是这样吧!曾老爷想到了淑媛,想到了善玉。人生到底有多少的无可奈何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看小伙子稳稳地接住了杯子,曾老爷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好险!

    看到杯子完好无损,他心里真的好开心!一种失而复得的高兴和激动无以言比,它一下似乎觉得这个杯子就是他珍惜的一件宝物!是不是很多东西都是这样,等到要失去的时候才会倍加珍惜呢?人生是不是这样,在得到的同时也必须得放弃一些东西呢?舍得舍得,富有禅意的词啊!

   “伯伯,您的杯子!”对面的小伙子哪里知道就在这一瞬间,曾老爷的心里已经经历了一番哲理的思索呢?他双手捧着杯子,毕恭毕敬地递到了此刻也正伸过手来的曾老爷的手里。

  “谢谢你,谢谢你,年轻人。”曾老爷接过杯子,握在手中不停地摩挲着。他连说着自己真诚的谢意,也对这个小伙子更多了一分喜爱。

    “没什么,伯伯,我就顺手接一下呀!还好没摔坏,要不然路上不方便啊!”小伙子坐下来,笑了笑,说道。

    就起动那一下震动厉害,现在,火车已经平稳地向前行进了。凝玉一直静静地看着刚才的一切,她因为自己都坐不稳,所以也无力去救爸爸的杯子,她眼见父亲的杯子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劫,她也看见父亲和那个帅小伙似乎特别投缘,她也感到很惊奇。这在她,还是很少见父亲这样与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交谈这么多!在她的印象中,父亲很慈爱、善良,但也比较沉默寡言,除了和家人在一起,还很少见他与别人谈笑风生、津津乐道。因为感觉也累了,凝玉把头靠在了窗户上,慢慢地,眼皮开始了打架,眼前的一切也慢慢开始模糊,父亲和那俊小伙的模样也开始了晃动、放大,谈话也慢慢变成了嗡嗡细语,最后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了。。。。。。

   “卡擦”一声,凝玉感觉身子被一下猛烈的撞击声和震动重重地撞了一下。她猛地惊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才发觉不知何时自己已经扑在了桌子上。怎么就睡着了?刚才睡了多久?她一面想着,一面极力清醒着。哦,真难为情!怎么忘了对面还有个小伙子,就这样失态睡着了!因为感觉很尴尬,她没有马上抬起脸来,再稍定神,只见一只线条优美、富有活力、红润结实的不大不小的年轻男人的手就在自己的眼前,就挨着自己的头在,因为离得太近,那手背上的青筋一清二楚!

    哇!”凝玉只觉心里一热,她连忙坐起身来!她慌乱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她用眼角扫了扫对面,但是对面的那个人好像没看见她一样,也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什么时候爸爸已经和那个小伙子在下棋了!唉,爸爸真的是太喜欢棋了,什么时候只要有棋下就那么开心,他难道不累吗?自己都感觉那么累,他却还能下棋,真是服了他!凝玉平静了下来,在心中对父亲埋怨着。

    他们聚精会神地对弈着,似乎都忘了旁边还有人在,凝玉也不做声,默默地看着那一老一少在那沉迷着。但是这时候,因为车又到站了,在一停一靠之间,棋子都乱成了一堆。看来,这盘棋是完了。一老一少正在兴头上难解难分,看了看弄成了一团糟的残棋,又相视苦笑,各自一脸的无可奈何和叹息。凝玉看在眼里,心里在笑:两个棋痴!

    只见那年轻人麻利地收起棋子,冲父亲笑着说:“那就不下了吧,伯伯,您也休息一下,等会我去买饭吃啊。”然后又冲自己笑了笑。

    什么时候他们就变得这样熟了,就自己刚才睡一会的工夫?凝玉有点吃惊,甚至有点嫉妒,爸爸怎么了?对他好像比对我都要亲热呢!不会吧!

    那笑自然,没有丝毫特别,但凝玉就是感觉似一缕轻柔的夏风拂过,很熨贴、很舒服。凝玉礼貌地回笑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

   “凝儿,介绍一下啊。这是明轩哥哥,欧阳明轩,也是回省城的,和我们一路呢!他棋下得特好,爸爸下不过他呢,让他给让了好多!”曾老爷似乎兴犹未尽,还特别兴奋,看凝玉醒了,他一个劲地自顾自在那做着介绍,似乎忘记了女儿和那小伙都是年轻人,还是陌生人,还有自己还是那个姑娘的爸爸!这样介绍是否有点欠妥?

   “明轩,这是小女,凝玉。”

   “哦,凝玉妹妹,你好,我叫欧阳明轩,今年二十,应该比你大,不介意我叫你凝玉妹妹吧!”欧阳明轩站起来,伸出右手,还是那夏风般的笑容。

    都这样介绍了,再不打招呼就不好了。凝玉看着他,迟疑了片刻,站了起来,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啊,握住的是刚才挨着自己头的那只漂亮的手吗?不对,刚才的那只应该是左手,现在与自己握在一起的是右手!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