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小说连载】向日葵(14)

【小说连载】向日葵(14)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6-28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抗日小说连载】向日葵(14)文/海市蜃楼“头上两根毛,身穿花旗袍,成天不劳动,只知乐逍遥,打一动物。”豆豆一板一眼而奶声奶气地出了个谜。这太简单了!明轩一听连忙抢答:是大花猫!“哈哈哈。。。。。。”两个小孩一起大笑,然后捂着嘴巴说:“错啦,猫的胡子不是长在头上啦!明轩叔叔笨笨!”明轩顿时明白过来了,自己太心急也太把问题看简单了,看来他们出的谜也是要动脑筋的呢!曾老爷和他们的妈妈大笑起来,明轩和凝

【小说连载】向日葵(14)

【概要描述】【抗日小说连载】向日葵(14)文/海市蜃楼“头上两根毛,身穿花旗袍,成天不劳动,只知乐逍遥,打一动物。”豆豆一板一眼而奶声奶气地出了个谜。这太简单了!明轩一听连忙抢答:是大花猫!“哈哈哈。。。。。。”两个小孩一起大笑,然后捂着嘴巴说:“错啦,猫的胡子不是长在头上啦!明轩叔叔笨笨!”明轩顿时明白过来了,自己太心急也太把问题看简单了,看来他们出的谜也是要动脑筋的呢!曾老爷和他们的妈妈大笑起来,明轩和凝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6-28
  • 访问量:0
详情

【抗日小说连载】向日葵(14)

文/海市蜃楼

“头上两根毛,身穿花旗袍,成天不劳动,只知乐逍遥,打一动物。”豆豆一板一眼而奶声奶气地出了个谜。
这太简单了!明轩一听连忙抢答:是大花猫!
“ 哈哈哈。。。。。。”两个小孩一起大笑,然后捂着嘴巴说:“错啦,猫的胡子不是长在头上啦!明轩叔叔笨笨!”
明轩顿时明白过来了,自己太心急也太把问题看简单了,看来他们出的谜也是要动脑筋的呢!
曾老爷和他们的妈妈大笑起来,明轩和凝玉也忍不住一起大笑。两个小孩更是拍起巴掌跳着脚笑。。。。。。
凝玉心里还暗笑,幸好自己刚才没抢着回答,不然也是同样的错误!
接着他们又出了几个,都是那种小动物类的,看来他们小兄妹应该特别喜欢小动物了。什么“一粒米,打三截,又没骨头又没血”“站着没有坐着高,一年四季穿皮袄”“一位老头背袋豆,一头走,一头漏”。。。。。。一连让他们猜了好多,他们再不敢轻敌,但也故意说错几个,然后看他们开心得意的可爱样子,心里也和他们一样快乐极了。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玩了一会就累了,然后就瞌睡了。凝玉又觉得好无聊,她想出去外面甲板上走走,透透气。
船舱里始终都有一股温湿之气,有让人头脑发胀的感觉,甲板上的空气好多了。清新凉快,江风轻轻地吹来,有一丝丝淡淡的涩味,头脑顿时清醒多了,也觉得似乎轻盈多了。
江看起来并不是很宽阔,但水还比较清,两岸江堤树很少,大多是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偶尔看见几个人在江边挑水。从两岸看来船也似乎跑得并不快,但从后面看,船尾分开的水道迅速向后飞退,翻起一堆堆雪浪,可见船其实是跑得很快的。成群的水鸟,主要是海鸥吧,在船尾水道上空飞绕盘旋,一直保持这样的情状紧紧地跟着,那优美的线条,轻盈的飞姿,形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凝玉看得出神了。。。。。
明轩和曾老爷没忘再杀上几盘,结果玩了一会,曾老爷却自己认输说要休息一下,于是战事暂停。再看船舱里面其他的人都在休息,船舱里一片寂静,明轩自个又看了会书,但怎么着就是没有睡意,眼睛看得都好胀了,他合上书,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也走了出去。
在船上房间里呆久了,头都是晕晕的、闷闷的,因为船上蒸汽,湿气很重。在外面绕了一圈,明轩也觉得人轻松、清醒多了。没有想什么,也没有刻意想去看什么,他信步也走到了船尾。
凝玉还倚着栏杆看着船尾出神,那鲜艳的粉红连衣裙被风轻轻地吹动着,好像那摇荡不停的小波浪,更像那天边飘逸的红霞,长长的秀发也迎风轻舞,那秀美的脸庞焕发出一种迷人的光彩,映着碧水蓝天,一种说不出的美冲荡着心,明轩呆了好一阵。。。。。。
“凝玉,看什么呀?这是你的发夹吗?”就这样默默地傻傻地呆了一阵,明轩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凝玉猛一惊,回过神来,看是明轩,她笑了笑说:“没有看什么呢!只是在这里吹吹风啊。哦,是吗?这是我的发夹呢!明轩哥哥是在哪里拾到的呢?”凝玉一眼就知道是自己的发夹,但她还是习惯性地把手往头上摸了摸,确实,头上的发夹不见了!
“我是在出我们船舱房间的楼梯下捡到的。我好像见你头上戴的是这种发夹,也不敢肯定是你的呢,我只是顺手拣了问问,没想到还真是你的呢!”明轩显然很高兴地说。
“谢谢明轩哥哥啊!”凝玉也很高兴,一边把发夹再戴回头上,一边侧着头笑着说。她想起来了,刚才出房间上楼梯时差点摔了一跤,一个趔趄撞到了墙上,发夹应该就是那会掉的吧!
“不用的,我就顺手拣一下嘛!”明轩的笑容还是那夏风般的笑,很阳光,很灿烂,还特别帅。。。。。。
“你手里拿着什么啊,明轩哥哥?”到现在凝玉才看到他手里一直拿着什么东西呢!
是啊,自己手里还真拿着一张纸呢,好像自己都不记得了!明轩握了握手里的纸,把它递给了凝玉。凝玉接过来,看了看,却见上面画着一幅画,是一个大花瓶里插着好多枝花,至于那是什么花,自己应该没见过。因为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也没想过会有什么特别,凝玉把画还给了明轩。片刻后,她还是不由问了一下。
“是你画的吗?那是什么花啊 ?”
看她一脸疑惑,就知道她没见过这玩意儿。明轩笑着说:
“是的,是我乱画的。这是向日葵花,我很喜欢的一种花。荷兰画家梵高的名画——《向日葵》是我最喜欢的画,所以有时没事的时候我就自己想象着画着玩。哦,向日葵,你知道吗?”
凝玉更是一头雾水,她摇摇头。她哪听说过这些呢?自己就学了一点《三字经》、《女儿经》、《百家姓》、《增广贤文》,然后跟秦老师学了点对联和诗词皮毛。现在听这些,她感觉自己对明轩才有的一点熟悉感都没了,就像不认识了一样,或者说,就感觉他们来自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样。
“那你吃过向日葵瓜子吗?”明轩接着问。
“瓜子?那种长条型,上宽下尖的葵瓜子吗?吃过啊,很香很好吃的,是不是?”说到瓜子,凝玉应该是吃过的,“难道你说的我们吃的瓜子就是这种花结的果吗?”但是,一直也只知道吃葵瓜子,只知道还很好吃,哪想过它是什么结的呢?
“是啊,就是,聪明!”明轩呵呵地笑起来。
哦,原来这好吃的瓜子竟然还是这么美的花结的果呢!凝玉突然想好好看一下那花了,刚才只是晃了一眼,也只觉得那花好看,但现在她似乎对这美丽的向日葵很喜欢了!
从明轩手里再接过那副画,凝玉仔细地看了看。那花形确实很特别,很好看,圆圆的大花盘,边上是满满一圈美丽的花瓣,中间密密实实的应该就是葵花籽了!这是素描画,没有颜色,只能看到向日葵的大致模样。
看凝玉那不可置信和惊喜的眼神,明轩知道,她应该也喜欢这花了!于是他说:“我画的是素描,没有颜色,还不足以看出这花的美丽。如果你也喜欢这种花,我以后再画一幅油画送给你,到时你就知道它的独特之美了。怎么样,凝玉?”
“哦,好啊!只是不好意思问一下,油画是怎样的画啊?是用什么油画出来的吗?”凝玉显然已经陶醉在那美丽的幻想之中了。她想象着那些经典动人的颜色,到底是哪一种呢?她终是无法确定应该是一种什么颜色。
“呵呵,凝玉说的也对哦。油画是西洋画的一种,用含油质的颜料在布或木板上绘成。我曾经在法国读过两年书,学过一点皮毛,所以也会画一点点。”因为站久了,明轩也和凝玉一样把背靠在船栏杆上,若有所思地也看着船尾上空的海鸥说,
“当然,最好自己也种些看看。。。。。。”
下午四点的时候,船终于停在了省城的港口。
大家清好行李,准备上码头了。曾老爷说要送兰屏母子三人到家。结果兰屏说码头有人一直在那等着的,上船之前已经往家里通了电话,家里人会接船的,就不再麻烦了。倒是一路多亏他们照顾,想请他们一起去寒舍小坐,喝杯凉茶吃顿便饭略表一下心意。结果曾老爷和明轩都说她太客气了,举手之劳不必言谢,他们有人接大伙就放心了。
兰屏牵着豆豆,明轩抱着弯弯,凝玉提着明轩的小箱,曾老爷拿着把折扇走在后面,行李是叫了脚夫。随着人流,慢慢往前挪着,这来省城的客流量真的还挺大,每次总是人多。
出了码头,果然有车接兰屏他们——一辆别克汽车!应该是看到兰屏他们出来了,车门打开,有人下了车出来,冲兰屏招手并且喊着:“兰姨,这里!豆豆,弯弯。。。。。”
闻声,豆豆挣了妈妈的手已经跑过去了,并且一路叫着哥哥!弯弯也挣着往下跑过去了。只见那个人早抱起豆豆转了一圈,再在他的小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然后放下他,张开双臂准备迎抱飞跑过来的弯弯。。。。。在他的怀里,弯弯咯咯的甜甜的笑着。。。。。。
那是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长得很英俊,高高大大,眉清目秀的。在招呼完两个小孩后,他似乎才看见跟他兰姨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人,他礼节性地冲他们微笑着点点头,目光在凝玉那停顿了一会。
已经坐进了汽车,兰屏朝大家挥手再见,豆豆和弯弯也奶声奶气地说着再见。那一刻,还真有点伤别的味道。
汽车发动前,那个年轻人回过头再次看了凝玉一眼,然后开动了车。。。。。。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明轩也要和曾家父女两告别了。真是相遇难,相别更难,短短不到两天的相处,他们却好像已经是多年的朋友了。曾老爷觉得怪舍不得他的,于是互相告知地址,相约后会有期!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