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小说】失落(上)

【小说】失落(上)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12-28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失落(上篇)文/钓鱼岛主本故事纯属虚构,相信绝无雷同谨以此文献给我远在香港的好友他接到通知,站不稳坐不住了。心里盘算着明天聚会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几点从家出发······快五十岁的人了,他并不介意用自己被叫了几十年的外号《南霸天》做网名。不是他霸道,而是长得与电影里的南霸天太像了。大部分头发过早下岗,仅有的几根

【小说】失落(上)

【概要描述】失落(上篇)文/钓鱼岛主本故事纯属虚构,相信绝无雷同谨以此文献给我远在香港的好友他接到通知,站不稳坐不住了。心里盘算着明天聚会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几点从家出发······快五十岁的人了,他并不介意用自己被叫了几十年的外号《南霸天》做网名。不是他霸道,而是长得与电影里的南霸天太像了。大部分头发过早下岗,仅有的几根

  • 分类:小说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12-28
  • 访问量:0
详情
失    落  (上 篇)
 
                    文/钓鱼岛主                         
                         
 
                   本故事纯属虚构,相信绝无雷同
 
                   谨以此文献给我远在香港的好友
 
 
    他接到通知,站不稳坐不住了。心里盘算着明天聚会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几点从家出发······
 
      快五十岁的人了,他并不介意用自己被叫了几十年的外号《南霸天》做网名。不是他霸道,而是长得与
 
电影里的南霸天太像了。
 
    大部分头发过早下岗,仅有的几根稀稀拉拉毛发,还在后脑勺坚守岗位;鹰钩鼻子下面,反钩着一张薄
 
薄的嘴唇,给人以无限遐想;大大的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眶里,活脱脱一个南霸天第二。
 
    不过公平地说,这深邃的眼睛也不乏炯炯有神,白白的面庞很有书生血统。下巴上懒散趴着的那几根
 
胡须,似乎在向人们证实自己是纯爷们。
    
    好像童话里说过的,妈妈梦见欧洲人而怀上了他,他还真有点像混血儿。
 
    在网络空间里,由于他诙谐健谈,文章诗词写的又好,几百个粉丝经常拥挤在他的空间,你来我往地留
 
诗、调侃。让他的空间成了赶集市场、才子乐园。他的空间始终是熙熙漾漾、热闹非凡。
 
    他躺在床上,想着就要见到与他聊了好几个月叫《雾都花》的网友,
 
一丝蜜意涌上心头。大脑里尽力地描绘着《雾都花》那那谈吐不凡的举止;那俊俏清秀的脸庞;那风韵绰约
 
的体态;那淡雅合体的着装;······
 
    雾都,那是美女云集的地方。雾都的花一定也很漂亮。但是雾里看花总是让人朦朦胧胧的不舒服,看不
 
清、闻不着、摸不到的。曾建议她换个名字,被否了。叫吴琼花该有多好!那样和我这南霸天不就有些渊源
 
了!也不知她长得是否像她的文章那样好看?好在马上就要见到了。能与靓丽才女把酒言欢,不亦说乎!他
 
带着甜美的微笑,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他的心情像当天的天气一样好极了。梳洗完毕,看了看表,还早。索性把剩余的时间交给电脑
 
吧!见面也好多些聊资。
    
    轻车熟路,他跨进了“雾都花的家”。
 
    雾都花那吐气如兰的文字,他几乎可以倒背如流;文字里洋溢着那小鸟依人的温柔,让他如醉如痴;字
 
里行间迸发的激情,烤得他如临火海;轻柔舒缓的乐曲,带他走进了飘渺的太虚幻境。
 
    好的文章就像美酒,他惬意地贪婪地慢慢品尝着。
 
    正沉醉中,“铃——”他调定时的闹钟响了起来。赶紧下线,关电脑,重新归理了那几根偷闲的尚未下
 
岗头发,在镜子前自我欣赏。也很不错嘛,不就是少几根头发吗,哼!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贵人不顶重发!
 
    聚会的气氛异常热烈,来自四面八方素未蒙曾面的网友,像老朋友一样热情交谈。南霸天的眼睛受“心
 
灵鼠标”的控制,不停地在空间扫描。
 
    一位穿着得体、大眼睛双眼皮、身材匀称、白哲的脸上镶嵌着两个大酒窝的中年女士,被他扑捉并定
 
格。他毫不犹豫地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您好!我是南霸天,认识一下!”他伸出另一只手。
 
   “您好!我叫洱海浪花!久仰久仰!”随着红唇一张一合,一排汉白玉整齐地向他致意。
 
    错了,他心里嘀咕着。寒暄几句后,眼光恋恋不舍地移了开去。又奔向另一位他认为是雾都花的女士。
 
结果又错了,是高山雪莲。
 
    找了好几位都不是梦中情人,什么萍踪花影、北极浪花、琼岛雪花、海南
 
冰花······就是没有雾都花!
 
    奇了怪了,昨天聊天还约好今天一起来的。难道中途出了故障?
 
    雾都花说她的摄像头坏了,弄得一直都没机会在网上见一面。视频一下就不会这样尴尬了!今天他还是
 
特意带了一个摄像头来的。
 
    正当无限怅惘时,见角落里的一位女士也在打量他。他也就打量起对方。像受到电击似的,心脏不由得
 
猛地一阵收缩。
 
    难道会是她?怎么看也不像! 灰黑色的衬衣在墨绿色的绒衣簇拥下,包裹着圆圆的身体;流淌几条河流
 
的高高额头,残忍地压着两个深邃的山洞;两条蜈蚣紧紧地贴着额头,守护在黑洞上方。本来还算俊俏的
 
鼻梁上,一副细边眼镜又旧又黄;眼角的邹纹,像不耐寂寞的线蛇一样,向耳根游荡;一分厚的嘴唇愣是画
 
上两分厚的紫色唇膏,被掩盖的纹唇,看上去让人感觉特别荒唐;黄黑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不能不让人想
 
起锅底上的黑霜。
 
    如果说造物主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类的事,那么就是太对不起她了。这是不负责任的荒唐!
 
    南霸天还是以绅士的风度,挤出一丝微笑,礼貌地向她举了举酒杯后,紧张地逃离了她的视线。
 
    宴会开始,群主热情洋溢的致词和阵阵热烈的掌声,在餐厅里回荡。南霸天木然地喝着酒,好像自己是
 
局外人一样。
 
   “ 南霸天!”“南霸天!”“哪位是南霸天?”
 
    群主在介绍群里的网友互相认识,第一个喊的就是他。当他听明白是在叫自己时,急忙放下正在嘴边的
 
酒杯,站起来用绅士风度挥手致意。
 
    他提了起精神、竖起了耳朵、睁园了眼睛,寻找群主清脆声音中撒落出来的鲜花。
    
    来的人大部分都介绍了,那么多的花,怎么就没听到雾都花呢?
 
   “不够意思,失约!”他心里嘀咕着,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
 
    不管怎样,只要不是角落里那位就阿弥陀佛!
 
   “最后一位,雾都花!”群主带头鼓掌。
 
   “朋友们好!”靠在墙角里的女士站起身向大家致意。
 
    他的心一凛,担心的事还是来了,他不敢与角落里的女士对视。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
 
    索性将失落的心浸泡在酒里。不管周围怎样热闹,不管好几个粉丝怎样与他打趣,他头也不抬,只是闷
 
头喝酒。
 
    酒精在他心中燃烧,烧红了脖子,烧红了脸。烧得他五脏六腑上下蹿。
 
    他好生纠结,像飞机降落一样,心漂浮在空间。赶紧站起身来,向卫生间冲去。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