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花台》

《花台》

  • 分类:散文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5-31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文/莲湖听箫没有花圃,没有花坛,也没有成片成片的土地,来娇养我的这些花们。两年前,我把阳台上堆积的杂物,统统丢弃或贱卖,花儿才有了这狭隘的不能更狭隘的立足之地。因为地儿太小,算不上花园,更算不上花圃,就勉强叫做花台吧。好在花儿们不嫌弃,不抗拒,来了就来了,总没见他们挑三拣四,嫌贫爱富。我的心才略略沉静下来,不再暗地里羞愧。阳台有玻璃,外面的大雨淋不着他们。玻璃是透明的,采光因此好的无法言说。我时常

《花台》

【概要描述】文/莲湖听箫没有花圃,没有花坛,也没有成片成片的土地,来娇养我的这些花们。两年前,我把阳台上堆积的杂物,统统丢弃或贱卖,花儿才有了这狭隘的不能更狭隘的立足之地。因为地儿太小,算不上花园,更算不上花圃,就勉强叫做花台吧。好在花儿们不嫌弃,不抗拒,来了就来了,总没见他们挑三拣四,嫌贫爱富。我的心才略略沉静下来,不再暗地里羞愧。阳台有玻璃,外面的大雨淋不着他们。玻璃是透明的,采光因此好的无法言说。我时常

  • 分类:散文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5-31
  • 访问量:0
详情

 

        文/莲湖听箫    
 
没有花圃,没有花坛,也没有成片成片的土地,来娇养我的这些花们。
             两年前,我把阳台上堆积的杂物,统统丢弃或贱卖,花儿才有了这狭隘的不能更狭隘的立足之地。因为地儿太小,算不上花园,更算不上花圃,就勉强叫做花台吧。
             好在花儿们不嫌弃,不抗拒,来了就来了,总没见他们挑三拣四,嫌贫爱富。我的心才略略沉静下来,不再暗地里羞愧。
             阳台有玻璃,外面的大雨淋不着他们。玻璃是透明的,采光因此好的无法言说。我时常拿单位的废旧报纸,把玻璃擦得干干净净,不让他有一丁点的遮挡。只要是晴天,那阳光一忽儿照进来,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花儿喜欢通风,尤其是那盆繁茂稠密的文竹。上年由于不懂文竹的生长习性,导致文竹的叶子上,只几天功夫,便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蜘蛛。雾状的网线,把整个文竹都包围了,我一时手足无措起来。剧毒的农药也派不上用场,用洗衣粉的浓溶液细细的喷洒了,也不顶用。眼看着文竹的叶子一天天卷曲,枯黄,萎靡,我那几天真是心急如焚,坐卧不宁,茶饭思也不不思、想也不想。不要说糖醋排骨、熘鱼片,就是鱿鱼海参也味同嚼蜡。
              妻子咏梅提醒我,去找找卖花人,支支招想想办法,还说: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吧!我一听此话,憋不住的笑,话虽粗,道理却很明显。
              卖花人不算太陌生,找他咨询也不费事。 他自顾自的浇他的花儿,头也不抬,只说:细阳路好多家卖化肥农药的,一块钱的光景,你的问题就解决了。我就问药的名字,注意事项。他回答:卖药的都懂,你一说红蜘蛛,他没有不知道的道理。只是喷的时候,别在屋里喷,药性再轻的药呢,那也是毒药,不是空气清新剂,放在外面喷,隔一两天再挪屋里去,总计没坏处。
             文竹的叶子,刚过了一个星期,就又有新叶生长,我把心又重新装到肚子里。夜里也睡的香了,呼噜也打的少了。
            今年的文竹,比上年更繁茂、葱郁,一层一层的绿,一层一层的喜悦。我把文竹繁茂的图片,拍照后传到网上,获得了好几个赞,心里好几天都美滋滋的,和谁说话,脸上都堆着笑,那是心底流溢的快乐!
            八角梅的在花台的西头,叶子伸展的开,连叶梗也是碧绿的,像一只翡翠玉簪。
            好几盆吊兰,围绕在八角梅周围,高矮相间,相得益彰。谁也不歧视谁,谁也不嫉妒谁,你长我也长,你奉献绿意我也奉献绿意。是好伙伴,也是好姐妹。只是吊兰的枝条,有好几枝从花台上面垂下来,大约有一米多长了, 再长它就挨着地板了。还是儿子有创意,前些天他微笑着说:爹地、爹地,你看这像绿色的瀑布吗?!
           玫瑰今年第一次栽种,花倒是开了好几茬,看着鲜艳,粉鼻子粉眼的。
           月季的花朵比玫瑰的要大,花色也正,一瓣交叠着一瓣 ,花蕊嫩黄,星星点点的,像花儿眉心的鲜活的痣。妻子晚上用闪光灯拍的月季花图,美轮美奂的,像一幅写实的油画。可这两种花的味儿,都不浓郁,总是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漫溢在空间里,有漫不经心的香。
          海棠的花开了,那是绿色的花朵,绿的花瓣,绿的蕊,用花洒喷淋时,那花朵像极了一把把绿色的油纸伞。那是春天,到夏天,就只剩下绿的叶和枝杈了。昨天刚施的薄肥,今天他的精神就分外矍铄了,奕奕的像有使不完的劲,发不完的感叹。
          在花店挑花时,店主向我推荐一盆花,我嫌贵,再说花的造型也不理想,就环顾左右而言他。店主说:这花叫含笑。我下意识的一呆,好像这花儿的名字早就藏在我的内心深处,是我前世今生的知己。于是,掏钱就顺理成章了。
          含笑的花瓣瓷实,不大,花色也不艳丽,唯独花蕊很奇特,花瓣未落,花蕊已长大成势,出尽风头。含笑的香味分外馥郁,上上下下十几朵花,就把七八平米的花台熏染的花香四溢了,几只蜜蜂从窗子偷偷地溜进来,围着她打转转,嗡嗡嘤嘤,像唱诗班修女们吟唱的基督圣诗。
           花台上有橡皮树、石榴树,还有一棵水杉。合欢树还没有树的形状,早上叶伸展,晚上叶子闭合。
           鹤顶红的叶子像一柄绿色的长剑, 水竹亭亭玉立,是一位高挑的绿美人。他两应算是英雄爱美人,惺惺相惜了。
           芦荟又添新芽,仙人掌也不甘落后,在头顶上重新举起一顶绿玉王冠!
          我的花台的空间,真是越来越小了, 只够他们互相拥抱、亲吻着生长!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