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散文:爷爷的乡愁

散文:爷爷的乡愁

  • 分类:散文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1-15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正在忙碌工作的我,突然接到家人的电话:“爷爷下楼很久了,好像走失了”。这消息像一枚炸弹,乍然间摧毁了我的平静。我心底有个声音在焦虑的喊着“千万别出什么事儿”。稍稍镇定,绷紧的神经略微的松弛下来,因为我猜到:爷爷不是走失,而是又回到了他昼思夜梦的地方______老家白三村!沿着平坦的柏油路,我和老公驱车驶向只有几百户人家的的小屯。二十公里的路程很快便到。不用四处打听,直接来到我们曾经的老屋附近。果然

散文:爷爷的乡愁

【概要描述】正在忙碌工作的我,突然接到家人的电话:“爷爷下楼很久了,好像走失了”。这消息像一枚炸弹,乍然间摧毁了我的平静。我心底有个声音在焦虑的喊着“千万别出什么事儿”。稍稍镇定,绷紧的神经略微的松弛下来,因为我猜到:爷爷不是走失,而是又回到了他昼思夜梦的地方______老家白三村!沿着平坦的柏油路,我和老公驱车驶向只有几百户人家的的小屯。二十公里的路程很快便到。不用四处打听,直接来到我们曾经的老屋附近。果然

  • 分类:散文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1-15
  • 访问量:0
详情

 文/竹摇清影

正在忙碌工作的我,突然接到家人的电话:“爷爷下楼很久了,好像走失了”。

        这消息像一枚炸弹,乍然间摧毁了我的平静。我心底有个声音在焦虑的喊着“千万别出什么事儿”。稍稍镇定,绷紧的神经略微的松弛下来,因为我猜到:爷爷不是走失,而是又回到了他昼思夜梦的地方______老家白三村!
        沿着平坦的柏油路,我和老公驱车驶向只有几百户人家的的小屯。二十公里的路程很快便到。不用四处打听,直接来到我们曾经的老屋附近。果然,不远处,一个瘦弱的,疏发银白的老人,正弯着身子,拄着拐杖,神情复杂的在那儿走来走去。
        爷爷今年86岁,两年前得过脑梗,腿脚不似原来灵便,神智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语言也有些障碍。但每当话题涉及到老家的人和事,他总是有条有理的娓娓道来。因为他曾在乡下生活了将近六十年,那里有他贫困童年里简单的快乐;有他动荡青春里不息的梦想,也有他人到中年的担当和责任。
         “爷爷,我们回家吧,这里风大,尘土也多”。“你们那么忙,来干啥?”爷爷所问非所答的回应了我。之后,仍旧迈着缓慢的步子,丝毫没有马上和我回家的意思,我们只好跟随着爷爷,在老屋前,爷爷停了下来,老屋已有四十年的历史了,是爷爷奶奶用双手一砖一瓦垒起来的,它见证着爷爷奶奶的感情,见证着我们这一族一辈辈的生活,一代代的人烟。爷爷用手抚摸着门和窗子,嘴里喃喃自语:“都换新的了,都换了... ...”一遍一遍地重复。老屋早就易主,历经风雨,已见陈旧。但是,虽然几经修缮,可框架结构依然同昨。院里的老树愈加粗壮,时逢深秋,树叶由浅变深,摇摇欲坠,却仍难舍对枝的眷恋,不愿落下!
        屋后的田地,是爷爷执意要去的地方,此刻,地里的稻谷、大豆和玉米,都已饱满,正翘首等待主人的到来。“今年又是丰收年”,我脱口而出,不知道是听了我的话,还是看到田间庄稼的缘故,爷爷好像忽然年轻了几岁,他脸上挂满了笑,似乎脸膛也红润起来。没有在乡下亲身生活过的人,是不会懂得农人对土地息息相关、休戚与共的情感。
        我担心爷爷太累,强行说服,终于把他搀进了车里,“爷爷,别再来这里了,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亲人了”。爷爷没有作声,我知道我说错了,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大地和泥土,还有片片霞光,缕缕炊烟,都是他的至亲至爱。他如今虽生活在富裕的城市,可是无尽的乡愁,像一张大网把他牢牢网住,而且年龄越大,乡愁越深。记得台湾作家琼瑶说过“乡愁对于游子,就像一切人类的基本感情一样,是与生俱来的”。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故乡是“扯不断”的爱,故乡是“理还乱”的情。我知道,爷爷还会来的,无论清醒还是糊涂时。也许明天,也许后天,也许在每夜的梦里,他都会朝着这个方向,蹒跚的脚步坚定而执着……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