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园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散文:《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

散文:《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

  • 分类:散文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2-03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文/风随我动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年年岁岁无穷已,岁岁年年各不同!——题记“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这是很普通的一句话,有类似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的意思,乍一看,谁都有耳熟能详的感觉。然而,这句话好象有穿越时空的神奇魔力,二十多年来,一直在我心头萦绕,在我脑海回响。因为这是二十多年前,母亲生前对我说过的话。那是一九八七年的中秋节,我刚参加工作不

散文:《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

【概要描述】《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文/风随我动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年年岁岁无穷已,岁岁年年各不同!——题记“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这是很普通的一句话,有类似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的意思,乍一看,谁都有耳熟能详的感觉。然而,这句话好象有穿越时空的神奇魔力,二十多年来,一直在我心头萦绕,在我脑海回响。因为这是二十多年前,母亲生前对我说过的话。那是一九八七年的中秋节,我刚参加工作不

  • 分类:散文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2-03
  • 访问量:0
详情

 

《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                                
文/风随我动

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年年岁岁无穷已,岁岁年年各不同!

                    ——题记
 “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这是很普通的一句话,有类似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的意思,乍一看,谁都有耳熟能详的感觉。然而,这句话好象有穿越时空的神奇魔力,二十多年来,一直在我心头萦绕,在我脑海回响。因为这是二十多年前,母亲生前对我说过的话。

  那是一九八七年的中秋节,我刚参加工作不久,一个人住在城里,按照老家的习俗,我回家探望双亲。时年父母都已六十二岁了,哥、姐们都像羽翼已丰的鸟儿,早已各自成家打拼自己的生活了。留下了两鬓斑白、满脸沧桑的二老,守着如同他们一样苍老的茅草房,过着他们局促的晚年生活。

 晚上,我和母亲在院子里纳凉。我躺在凉床上,母亲坐在我身边,一如我小时候给我摇着芭蕉扇,边为我驱赶嗡嗡乱飞的蚊子,边为我送来阵阵凉风。娘儿俩有一句没一搭地话着家常。当晚,月色如洗,照得院子里一片雪亮,恍若白昼般的感觉。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母亲突然就说了这句话。听到母亲的话,处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我,突然就清醒了。我仰望着夜空,只见月亮真的好圆,就像一只银色的盘子,挂在明净的星空。我侧望着母亲,银色月光中,母亲满是沧桑的脸上一片慈详。

  我不知道母亲怎么会突然说出这句话,也许母亲只是随口说说,可在我听来却总感觉有别样的深义。因为这一天是中秋节,是月亮那么圆的一个日子。

   母亲出生在农村一个很贫困的家庭,十八岁时嫁给了出生同样困苦的父亲。从此母亲用她的勤劳和父亲一起经营着她艰辛的一生。

    父亲很瘦小,属于身不强,力不壮的那种人。这在靠劳力为生的时代,先天上就注定了母亲这一辈子的艰难。好在父亲很能吃苦,且从不抱怨,这多少给了母亲一点安慰。

    母亲一生为父亲生了七个儿女,我是老小,上面有两个哥哥,四个姐姐。大姐因过天花,十岁时夭折了。剩下我们姊妹六人,用母亲的话说都是母亲膄一把、屎一把拉扯大的。且到了嫁娶的年龄,母亲和父亲一起,总是竭尽所能,让一帮儿女都成了家。

            我们不会自己长大,我们都是吮着母亲甘甜的乳汁,吸着母亲美丽的青春年华,渐渐长大。我们长大了,母亲的青丝却已变成了白发。

            母亲这一辈子一直过的很清贫,身上的钱从来没有超过两百块,身上不名一文那是常有的事。

            母亲生活的那个年代,是按工计酬的。男劳力一天十工分,女劳力一天七或八工分,到年底按工分多少参加生产队的分红。虽说我家人口多,可劳力少,因为大哥、二哥到参军的年龄都分别去当兵了。所以,有的年份,年底分红时,我家不但没钱进,因为超支还要往外掏钱。

            那时也没什么副业,家里没什么收入来源,家里的油、盐、酱、醋等日常开支,全靠母亲养的几只鸡生蛋卖钱维持。较大一点的收入,就是每年养一到两头猪。有时,到年底卖上一头猪,家里就算丰收了。也就百把块钱吧,可年底也是农村办各种喜事的时期,卖猪的钱能应付掉人情往来,母亲就喊万岁了。因为过年了,照例要花很大一笔钱。再穷的人家,也会想方设法给孩子添置一套新衣服。也会准备些平时舍不得买的菜,等亲朋来拜年时办十大碗

           小时候我最喜欢过年了。除了有好吃的菜,有新衣服穿,还有大年初一到同村挨家挨户拜年时,大人们给的各种各样的瓜子、糖果、糕点、小杂等。印象中是每家必到的,到了每家多少都会给。拜完了年,一帮差不多大的孩子就会聚在一起比,看谁的丰富,看谁的多。赢了的,那种高兴劲比穿任何新衣服都大,输了的,则不免垂头丧气,但心底盼望着来年再比个高下。所以,年才刚开始,又期望着下一个过年了。那时,过年于我们农村孩子来说是最盛大的节日了。

           可对于母亲来说,却是年年难过年年过,岁岁难挨岁岁挨  过年时,母亲会和父亲一道,尽量多地准备一些瓜子、小杂,等别人家的孩子来拜年时,不会让来的孩子空着手走。也会准备一些好菜,招待来家的亲戚。

  每年过年我都会有一套新衣服,虽说是最普通的那种粗蓝布衣服,我一样很高兴,毕竟一年只有一套。很少看到母亲给自己添置新衣服,她身上的蓝布衣服都洗得发白了,有的地方也磨破了,母亲补一补,还是很自在地穿在身上。

     五个孩子成家,且一个接着一个,这对没有收入的家庭来说,是多大的一个负担,可想而知。

     可以说母亲一直举债过着日子,虽说一直磕磕绊绊,但从没把一个孩子的事耽误了。且到老时没多少劳力了,还送我读了中专。虽然我很节俭,中专三年还是花了四百八十块钱。那是怎样的钱啊!记得有一次我在校实在没钱用了,写信给父母。父母接信后二话没说,家里没现钱,二老挑了一担米,送到离家十五华里的集镇上卖了十几块钱,寄了给我。那天,天正好下着小雨,乡里的泥巴路很滑,为了不让我在外饿着,二老仍不管不顾,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那么多的路去卖米。当三姐写信告诉我这一情景时,我哭了。

          母亲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妇女,不像有的农村妇女那样心灵手巧。但尽管是粗针大麻线,母亲每年都会给家里的每个人做双新的布鞋;母亲的补丁缝的也没人家的好看,但我们穿的衣服上每一个补丁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缝上的。

           母亲是一个很地道的农村妇女,像许许多多善良的农村妇女一样,母亲很热心、很善良,村里、邻里有谁家做事需要帮忙,母亲总是随叫随到,像给自己家做事一样,做好别人家的事;逢乞丐上们,母亲不像有的人家借口推开,没有钱,母亲也会给把米;就算从不相识的路人,有困难需要帮助,母亲遇上了,也会及时伸手。

           记得有一次,一个远村的大婶,挑了一担西瓜送给她出嫁了的女儿。经过我家门口时,正好中暑晕倒了。母亲见了,赶紧把大婶抱回了家,用农村的土办法,即用缝衣针给她挑痧。大婶醒过来后,母亲让她休息了一阵子,亲自帮她把西瓜送到了离我家两华里外的她女儿家。大婶为了感谢母亲,死活要给母亲几个西瓜,但母亲说什么都没收。

           母亲没一点文化,扁担大的一字倒下来都不识,但母亲从没放弃对我们的教育。母亲不是教我们识字,而是教我们如何做人。母亲的教育方式很简单,有点法西斯的味道,做的好,母亲就誇你,做的不好,母亲伸手就打。除了大哥、大姐外,我们小姊妹几个都没少挨过打。二哥快二十岁时,有一天贪玩,彻夜未归,第二天一早,母亲拿了一根棍子,追得二哥满村躲。

           也许是母亲尊奉了棍棒下面出孝子的古训,所以对我们的要求非常严厉,严厉到近乎严酷。我们姊妹没一个不怕母亲的,就是想学坏也不敢。

           小时候,我忒坏,喜欢打架,比我大的打,比我小的也打。不管我是打赢还是打输,母亲逮到我就是一顿打。边打边问我:下次可再和人打架了?每每此时,我都答应母亲不打了。也许那时我还没到长记性的年龄,前面答应了,一转身就忘了,架还是照打。以致后来村里的小孩,每逢打架输了,不管是不是我打的,都会向自己的父母哭诉说是我打的。没有别的,说是我打的,父母容易相信,还少一点责罚。

           我也经常和自己的姐姐打架,特别是三姐,比我大不了几岁,留着长头发,每次和三姐打架,我都把三姐的头发一揪,而三姐又不敢真的打我,所以常常被我打哭。有一次母亲真的火了,看我俩打架,逮到我就把我的头往墙上撞。我的头破了,母亲抱着我大声哭了起来。看到母亲哭了,正哭着的我懵了。自此后,我和别人打架渐渐少了。

          有了母亲这样的教育,我姊妹六人,做人都很实在,都踏踏实实、勤勤恳恳,虽说有时难免吃亏,可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很踏实。并且我们无形中,我们把母亲对我们的教育方式,用在了对下一代的教育上,所以我们每一个人的孩子都循规蹈矩。

           母亲老了,不再下田做农活。她在帮两个哥哥带孩子的闲暇,偶尔会抹抹纸牌。可母亲每次总是输,没钱给人家时,都会说:等我小儿子回来就给你们。其实我刚上班时,工资并不高,每个月只有四十块伍角,也没给母亲多少钱,因为我给多了母亲不肯要。母亲对我说:孩子,我和你父亲都老了,不能再为你挣钱了,你的钱你自己留着吧,以后成家用。所以,我每月只给母亲十块钱。而就这区区十块钱,就让母亲足以为傲了。因为别人家的也许比母亲有钱,可并不是每月都有十块钱进。

           八八年,母亲因脑血栓过世了。可今晚的月亮比昨晚的圆这句话,到今天还时不时在我耳边回响,让我有时情难自禁。

           母亲这一生太苦了,没享过一天清福。虽然哥姐们成家早,可因为那时成家讲究门当户对,所以,家境都不好。逢年过节,哥、姐们也会回家拜节,可都是买点应景的食品,没有人给过母亲钱。母亲说这句话,是不是隐藏着心底对儿女们的期望呢,我无从得知。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回首往事,思念亲恩,心底不免有很多的感慨。是啊,当亲人在的时候,我们欲养而无力。现在我们有能力了,尤其是二哥和三姐已有很强的经济能力了,可亲人早不在了。

            家里的茅草房也早已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二哥家的楼房。每年的中秋,圆圆的月亮肯定也会照到这个地方,可月亮已不是二十多年前的月亮,人也不是二十多年前的人了。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