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艺术资讯】马海方:观照古今的京味人文画家(下)

【艺术资讯】马海方:观照古今的京味人文画家(下)

  • 分类:艺术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1-25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书画同源对于一位国画家来说,倘若不懂书法自然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因为“书画同源”的艺术见解数千年来早已深入人心,理由是中国书法始终是中国画的基础和源头,这在许多优质国画的画作中都能清晰地看到画家以书法笔法入画的艺术痕迹,有艺高胆大者甚至敢于直接呈现而丝毫不加掩饰。客观说,勇于将书法裸露于画中而毫不逊色,这些创举无疑只有真正的书画大师方能做到,凸显了近乎难以抵达的极高的艺术境界和文化修为。常言道:“书

【艺术资讯】马海方:观照古今的京味人文画家(下)

【概要描述】书画同源对于一位国画家来说,倘若不懂书法自然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因为“书画同源”的艺术见解数千年来早已深入人心,理由是中国书法始终是中国画的基础和源头,这在许多优质国画的画作中都能清晰地看到画家以书法笔法入画的艺术痕迹,有艺高胆大者甚至敢于直接呈现而丝毫不加掩饰。客观说,勇于将书法裸露于画中而毫不逊色,这些创举无疑只有真正的书画大师方能做到,凸显了近乎难以抵达的极高的艺术境界和文化修为。常言道:“书

  • 分类:艺术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01-25
  • 访问量:0
详情

书画同源

对于一位国画家来说,倘若不懂书法自然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因为“书画同源”的艺术见解数千年来早已深入人心,理由是中国书法始终是中国画的基础和源头,这在许多优质国画的画作中都能清晰地看到画家以书法笔法入画的艺术痕迹,有艺高胆大者甚至敢于直接呈现而丝毫不加掩饰。客观说,勇于将书法裸露于画中而毫不逊色,这些创举无疑只有真正的书画大师方能做到,凸显了近乎难以抵达的极高的艺术境界和文化修为。常言道:“书为心画”,书法又何尝不是另一形式的隐性画作呢,何况要是能从书法作品中观出值得玩味的深邃“画意诗情”来,那绝对是书道追求中的极致境界,这样高标准的巅峰性书道“攀岩”往往比同样奇绝的画作更值得人们去追逐、揣摩、品味和珍视,能将书法写到值得循环回味反刍的超然意境的书家,显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书法家可以比拟的,它对书家的文化底蕴、艺术造诣、审美能力、道德情操,乃至思想锻造等综合人文素养均有超凡入圣的极高的要求,绝大多数书法家即便耗其一生也注定望尘莫及,但是,假如能沉下心来究竟其中的些许学问,也是可以拥有较大提升空间的。应该说,书法被尊为国粹,绝非故弄玄虚空有其表,它的确承载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诉求与精神特质,且因其自古以来都是一种非常适宜文人雅士抒发性情和传播思想的绝佳性灵表现载体,遂又被美誉为“线条文学”。因此,书法的艺术价值,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要高于绘画的艺术价值的,即便从创作难易度上两相衡量,创作好的书法的难度,也相应地亦要高于创作好的画作的难度,这对于有良好艺术感觉的人来说,其实并不难理解,而且多数艺术家在具体实践中也是会有切身体会的。

但到了现当代,书画的艺术价值明显出现倒挂现象,别的姑且不论,单以市场价值衡量标准为例,同一位书画艺术家其画作的润格基本都要高于书法润格的数倍,乃至数十倍,这显然是有违艺术的价值准绳的。对此,市场给出的说法似乎颇为在理,说是绘画要损耗画家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书法创作看上去却很简单,往往一挥而就,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完成一幅作品。这当然是极其可笑的陋识与愚见,严重忽略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普遍性常识问题,尤其缺乏对“书外功夫”巨大心血付出的透彻理解和通透领悟。同样,马海方身上也有这一情况,他的画作的价值虽说还有较大上升空间,但其书法价值却被市场严重低估,我们不能因为他的书法受到市场的广泛认可而有意施以优待性忽略,这对于像他一样书画俱佳的艺术家们来说显然值得市场严肃对待和深入探究,并重新给予书画市场一把可资塑造内涵的公允的价值标尺。

而外,正因“书画同源”的道理几近人尽皆知,所以对于相对好上手的书法艺术而言,似乎谁都能耍上几笔,就算不为名利,也可自娱自乐。鉴于业内外的人们大多都对书法内质缺少系统性了解,因此尚需在书法本质上廓清这样一个概念:因书家的背景各异,为利于辨别书法作品归属的层级,古往今来,许多人都约定俗成地自行将不同类别的人的书法贴上所谓的价值标签。比如,画家的书法被称作“画家书法”;书法家的书法被称为“书家书法”;文化人的书法自然就被称为:“文人书法”;至于各界名流的书法则统一被冠以“名人书法”。这些提法既不科学,也不符合书法的本质属性,所以要想深味书法识其真颜不宜看碟下菜,书法就是书法,大可不必将原本浑然天成的书法割裂开去,人为制造一条无谓的艺术鸿沟。如果非要予以区分的话,我们或许可作如是阐释——如有些深谙艺术之道的大文人写的书法,可以进一步解读为人家的书法着实透显出难得的贵气和文气,所谓文极而书贵也,是卓著的人格气质在书法上的外化与投影。相反,有许多滥竽充数的所谓各界名流的“书法”,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书法,但也具有反面教材的意义,可进一步解释为此等结字书写的方式充满了俗不可耐的粗鄙之气和市井之气,以此戒惧后学。因此,倘能净化行业风气,应能对书画同源的脉络与价值大有裨益。

不过话说回来,在书画作品与作者的内在关联上,文人画的提法倒是确实存在的,而且文人画还是中国画领域具有较高格调的高品质的传统画作,主要反映士大夫阶层的闲情雅趣,是艺术鉴赏和收藏价值均有良好表现的品类,长期以来深受藏家青睐和关注。但真正深入画质本身分析,我们就会发现,其实传统意义上的广义文人画大多夹杂着自我、狭隘和消极的成分,其传世价值并不是很大,换句话说,鉴赏广义传统文人画难以对后世在价值和风气上起到应有的引领及濡染作用,也就是说现实意义并不大。然而,分而言之,文人画中的人文画则不然,这类画作基于深刻的人文关怀,胸怀大爱,牵念疾苦,实为朴素之爱,真挚之情。马海方的画风基本沿袭这一朴拙无邪的风范,正是源于他对基层百姓长期累积下的深厚感情,于是,他笔下绘制的内容才会持续呈现大量反映民生、民情和民趣的生活图景。毫无疑问,尽管马海方的书法不能简单地把它定位为“画家书法”,但他的书法也是不同程度受到他的绘画风格的影响的,正如他的画风亦深受其书风影响一样,因为字要入画,而画同样可入书,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欣赏他的书作时能品读出难以言状的画意的缘故,而当一位画家真正穷通画理后,反过来对其书法创作应是大有助益的,易于书写高远的意境,以及表现朴实无华的内在情感,这种书写能力犹如临渊攀爬,显得艰难崎岖凶险万分,此为马海方书法价值被严重低估的内敛表征,也是别的许多具有高附加值的书家的作品被市场过分低估的主要原因,但随着人们思想文化底蕴的不断提升和艺术审美能力的逐渐增强,这些价值洼地定会很快垒起高山厚土。

   诚然,艺无止境,打从人类社会能够追溯到的可靠艺术源头的数千年以降,俯瞰其艺术变迁脉络我们会心地发现,艺术永远都是行走在发展的路上,何曾抵达过艺术史的令人高山仰止的峰值?因此,马海方尽管是当代书画名家,但也不必急于对他的书画成就过早下定论,我之所以选择他这样一位万众瞩目的画家做为价值解剖案例,就是希望他的艺术光芒辉映之处能够照见伪艺术的闪躲的黑影,至于他在中国美术史的书画地位,我想,还是留给后世去品评吧。不过,关于马海方目前所能达到的艺术水准还是可以大致测评出来的,客观说,他现在处在这样一个层级:他是一位有生活、有想法、有追求、有风格,以及拥有良好艺术感知力和较大社会影响力的书画家。就艺术层面而言,相较于他的画作的成熟度,他的书法尽管已然超越了熟能生巧的线条技法阶段,但仍处于变化不居可遇不可求的“味道”阶段,有待进入人书合一随心所欲的“书道”境界层面。不过,书画大家与书画大师也仅一纸之隔,有时一个观念的顿悟,便可通天达地成其伟业。从马海方孜孜以求的创作态度和淡定利他的处世心境来看,他的艺术前景值得期待。

源头活水
树有根,水有源,人类的艺术实践活动自然既有其源头活水,又有其超越提升的现实需要,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艺术源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从这一层面上说,西方艺术偏重于再现生活,重视技法技能,追求形似;而中国艺术则倚重表现生活,重道而轻技,力求神似。此为置于宏观层面的比对,故中国艺术的现实功利色彩实无西方那么强烈,利于完善人性,有助于引领人类灵魂生活走向人间正道。

具体到每位艺术家身上,则各有侧重,多有取舍。审视马海方的为艺之道,他尝试走一条贯通东西方艺术命脉的全面平衡的艺术之道,借鉴西画技法和对于色彩的敏感运用,既重视形式的绚烂,又着意深挖精神内涵,达到形式与内容互为表里相互辉映,这就不能不论及马海方的艺术观的成因及其培育土壤。

首先究其成因。从艺术表现对象上说,马海方的国画擅长表现特定时空下人物的活动场景,地域风格鲜明,生活气息浓烈,人物神态逼真,细节饱满传神,色彩参差炫目却错落有致。即便是他笔下的书法,也是饱蘸情感,重在表现书家的独特心境、审美感觉和人生感悟。

再来解析其培育土壤。不可否认,无论是书,还是画,终极目的都是为了表现人对万事万物的所思所得,以便传承久远,启迪后人。因为人是天地间的真正的精魂,在现有人类架构下,包括文学艺术在内的任何艺术门类的终极追求皆是为了探索人类奥妙无穷的心灵世界。但艺术创作更多的是在微观世界里展开,因此才会引发无数的看似稚嫩的追问。以发生在马海方身上的故事举例说明:“您为什么要坚持创作那么多反映京味儿风情的人物画卷?”、“您画画为何要以没骨入画?更为难得的是,科班出身的您还曾师从过多位名家,但却能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面孔,您是如何做到这些的呢?”、“都说您是位面慈心善的艺术家,与人为善,有口皆碑,为什么对谁都能那么好呢?”……诸如此类的问题曾在不同场合被人频频问及。

针对上述问题,不仅业外的许多朋友存有困惑,而且书画界的众多朋友同样无力自明。其实,那些问题都是环环相扣的,比如创作题材问题与艺术家的生活经历和由此历练出来的真知灼见有关,而当艺术家最终选择从素材库中调取什么内容进行创作时,这就进入到齐白石所认定的创作经验通道:“我从不画我没见过的东西。”

现仍以马海方的创作实践为例,他画老北京系列风情画作时,除了受自小耳濡目染的那些见闻影响,他尚需待机而动地去挖掘、走访、体验和提升自己想要表达的创作对象。毋庸置疑,马海方在这些方面体现得异常专业,浩瀚的生活历练与艺术实践让他在书写作画时,水墨挥洒处,立时氤氲出独有的京味儿气象,就连生活中的他在陪友人喝老北京豆汁儿时,其于举手投足间显现出的地道劲儿也比别人来得老练而有趣。

此外,再比如他曾创作一幅三十几米长的现实题材画卷——宣纸传统制作技艺流程图,为了从生活经验、制作细节、艺术真实等层面均较为完美地呈现这幅鸿篇巨制,他前后历时四年多方才完成该作的创作,期间付出的艰辛磨难,令他至今仍记忆犹新感慨万端。但要想铸就齐白石那样的开创性成果,单靠“反映自己熟悉的生活”这一理论指导显然远远不够,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装载着一个故乡,都有一份外人难以窥探的情感亟待寄托,即便终其一生流离失所的人,也可以从我们客家人提炼出的生活哲学“他乡即故乡”的泛故乡情愫中寻求莫大的心灵慰藉。有了解决创作内驱力的定海神针,我们还要抱持独立的创作精神和人格即艺格的真诚创作见解,一旦洞悉了这些超然物外的创作原则与精神,所有的疑问自然烟消云散。生活与艺术似乎从未须臾分离过,这就是为什么作家艺术家总喜欢把自己独特的生活经历悄然融于艺术创作中的内在原因,从艺术感觉和表现层面而言,这种创作方式既有感觉移位,也有生活升华的成分,更有水乳交融之默契。我曾听闻过有人艳羡作家的职业,说是不会浪费分秒生命,就算是游玩,也似乎是在为创作积累必要素材。可是,别的门类的艺术家又何尝没有同此相似的生活创作经历?其实,每个人都是生活家,没有谁的生命有分秒的多余。那么,马海方又是如何对待艺术和生活的呢?他的为人和从艺态度给出了答案:推己及人思心源,能书会画度烟云。

(作者刘远江系著名作家、思想家、书画家、美术评论家)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