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艺术资讯】范景中——书籍之为艺术:赵孟頫的藏书与《汲黯传》(二)

【艺术资讯】范景中——书籍之为艺术:赵孟頫的藏书与《汲黯传》(二)

  • 分类:艺术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12-10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范景中——书籍之为艺术:赵孟頫的藏书与《汲黯传》(二)书籍之为艺术——赵孟頫的藏书与《汲黯传》(二)《汲黯传》的真伪1320年秋天,赵孟頫手抄了一篇《汲黯传》,此传先见于《史记》,后见于《汉书》。写一位生活在公元前二世纪汉武帝时代的社稷之臣,叫汲黯(?-前112),字长孺,他曾经到河内调查火灾,发仓粟赈民,又是一位和平主义者,主张与匈奴和亲,反对兴兵

【艺术资讯】范景中——书籍之为艺术:赵孟頫的藏书与《汲黯传》(二)

【概要描述】范景中——书籍之为艺术:赵孟頫的藏书与《汲黯传》(二)书籍之为艺术——赵孟頫的藏书与《汲黯传》(二)《汲黯传》的真伪1320年秋天,赵孟頫手抄了一篇《汲黯传》,此传先见于《史记》,后见于《汉书》。写一位生活在公元前二世纪汉武帝时代的社稷之臣,叫汲黯(?-前112),字长孺,他曾经到河内调查火灾,发仓粟赈民,又是一位和平主义者,主张与匈奴和亲,反对兴兵

  • 分类:艺术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12-10
  • 访问量:0
详情
范景中——书籍之为艺术:赵孟頫的藏书与《汲黯传》(二)
 
书籍之为艺术 
——赵孟頫的藏书与《汲黯传》
(二)《汲黯传》的真伪
 
1320年秋天,赵孟頫手抄了一篇《汲黯传》,此传先见于《史记》,后见于《汉书》。写一位生活在公元前二世纪汉武帝时代的社稷之臣,叫汲黯(?-前112),字长孺,他曾经到河内调查火灾,发仓粟赈民,又是一位和平主义者,主张与匈奴和亲,反对兴兵,他鲠直尽职,轻刑简政,不苛细,有治绩。顾復《平生壮观》记这件作品曰:“《汲黯传》,楷书,稍肥,甚精。董文敏云:小楷特为遒媚,与本家笔不类。”《墨缘汇观》著录说:“淡黄藏经纸本,乌丝界栏,楷书,法唐人,清劲秀逸,超然绝俗,公书之最佳者。”又说:“卷有项氏收藏印及寅叔、完斋、笪氏、李氏等印。维扬李书楼已刻石。” 
        此卷在安岐身后,又归了秀水唐北枝,嘉庆八年四月十七日张廷济偕葛春屿、戴松门、钱几山曾过唐氏园观览,《清仪阁题跋》中有记。徐邦达先生尝以此卷为标准件,证明故宫博物院所藏赵书《六体千字文》为伪。他说:“《汲》书风骨嶙峋,与《千文》款字对比,高下立判。”他下面说的几句尤其注意:“考《墨缘汇观》法书卷二记赵氏《草书千文》一条中附论此本,以为是俞和伪作,兹与俞书篆录《千文》册相较,确有相似之处,可见安氏正有见地。”(《古书画伪讹考辨》,下卷,第46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84年)此论为何重要,下面再谈。 
        《汲黯传》迭经名人收藏过目,大都以为真迹,但有两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人们。一是书风,就像笪重光注意到的,结体方劲,类欧阳率更《温公碑》,与本来的面貌有异。一是赵孟頫跋文中所谓的“此刻”,现录之如下: 
        延祐桼年九月十三日,吴兴赵孟頫手钞此传于松雪斋。此刻有唐人之遗风,余仿佛得其笔意如此。 
        要解释跋语中的“此刻”,当然要先考虑碑版法帖(例如,《珊瑚网•书录》卷二十赵孟頫题化度寺邕禅师塔铭:“唐贞观间能书者,欧阳率更为最善。而邕禅师塔铭又其最善者也。至大戊申(1308)七月,时中(刘致)袖此刻见过,为书其后。吴兴赵孟頫。)但不论是前人的记载还是现存的实物,我们从不知道在赵孟頫之前有过《汲黯传》碑刻。因此,跋中的“此刻”究竟何指,人们开始猜测,文征明的高见是: 
   右赵文敏公所书《史记•汲黯传》,楷法精绝,或疑其轨方峻劲,不类公书。余惟公于古人之书,无所不学,尝书欧阳氏八法,以教其子。又尝自题其所作《千文》云“数年前学褚河南《孟法师碑》故结体如此。”此传实有欧楮笔意,后题延祐七年手抄于松雪斋,且云:“此刻有唐人遗风。”观此当是石本传世,岂欧褚遗迹邪?考欧赵两家金石录,无所谓《汲黯传》,竟不知何人书也。公以延祐六年谒告还吴兴,至是一年,年六十有七矣。又明年至治二年卒,年六十有九,距此才两年耳。公尝得米元章《壮怀赋》,中缺数行,因取刻本摹搨以补,凡书数过,终不如意,叹曰:“今不逮古多矣。”遂以刻本完之。公于元章,岂真不逮者?其不自满假如此。此传自“反不重邪”以下凡缺一百九十七字,余因不得刻本,漫以己意足之。夫以征明视公,与公之视元章,其相去高下,殆有间矣。而余诞谩如此,岂独艺能之不逮古哉!因书以识吾愧。辛丑(1541)六月既望,文征明书,时年七十有二。(据影印墨迹) 
        这通跋语在嘉庆二十一年钱泳为齐彦槐摹勒的《松雪斋法书墨刻》中录入,并附有二通文征明的手札,可以想见当时文氏补书的情况: 
        承欲过临,当扫斋以伺。若要补写赵书,须上午为佳。石田佳画,拜贶多感,容面谢。不悉。征明顿首复尚之尊兄侍史。 
        昨顾访,怠慢,乃劳致谢,愧愧。领得石翁诗草,甚慰鄙念,感何可言。赵书今日阴翳,不能执笔,伺明爽乃可办耳。人还,草草奉复,诸迟面谢。征明肃拜尚之尊亲侍史。(《文征明集》,周道振辑校本,第1459-60页,上海古籍,1987年) 
        由此两札可知,尔时,此传在袁褧之手。袁褧字尚之,与文征明同时,《无声诗史》说他“以水墨写生,深悟古人妙处。文嘉谓其人品萧散,下笔便自过人”。他的更大名气来自刊刻六臣注《文选》、《世说新语》及《四十家小说》等,是出版史上极显豁的人物。 
        我们通过文征明的信得知他确曾补写过《汲黯传》之后,再来看他的跋文。他对第一个问题即书法的风格作了解释,自有其理。但对第二个问题即“此刻”的说明却不那么服人了。有鉴于此,同治十二年(1873),冯誉骥(1822-1883)作跋时又给出了议论: 
        张青甫《清河书画舫》载:赵文敏有《史记》真本,公自跋云:“此宋人写本十帙,不知的出谁手,而笔法精劲,校雠不苟。予为购而藏之。若夫楮墨之精,藏弆之善,犹馀事耳。大德改元嘉平八日题。”此册为公书汲长孺传,后题:“延祐桼年九月十三日手钞于松雪斋。此刻有唐人遗风,予仿佛得其笔意如此。”按公《史记》跋语虽未明言宋椠本,以鄙意度之,宋椠善本多仿欧阳率更体,所谓笔法精劲与有唐人遗风者,公所仿佛,其殆此本欤?大德元年在延祐七年前二十四年,则宋本之藏松雪斋久矣。 
        冯誉骥,广东高要人,字仲良,号卓如,书法逼真欧阳询,岭南人多宗之。画仿王翚,亦秀润工致。此处提到的《史记》,检诸张丑写的按语,似是钞本,张丑这样说: 
 王氏旧藏宋人小楷《史记真本》一部,原是松雪翁物,计十帙,纸高四寸,字类半黍,不惟笔精墨妙,中间绝无讹谬。宋纸,于明望之,无簾痕。每帙用“旧学史氏”及“碧沚”二印。帖尾有赵松雪楷书题跋。予镌《史记》时,悉取以证今本之误,乃知昔人所记匏史之异,良非虚语也。 
        按:王氏指王鏊(1450-1524),成化十一年进士,官至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苏州吴县人。碧沚为宋通直郎史守之。明州鄞县史氏,在南宋极出名,载于史册者即有十几人,守之即其一。由此跋知张丑亦刻过《史记》。《史记》在明代,刻本甚多,所谓的嘉靖三刻(汪谅本、王延喆本、秦藩本)其中一种为王鏊之子王延喆所刊,时在嘉靖乙酉(1525)至丁亥(1527),论者以为据黄善夫本翻刻,不知参考过此宋本否,惜人所未论。而张丑的刻本,似乎人们连提都未提。但从张丑以“小楷”称此《史记真本》,当是钞本,而非刊刻者。 
        由于上述两个问题的困扰,以至碑帖鉴定大师张伯英(1871-1949)干脆直斥为伪。他似乎没有见过原作,而是通过汪令闻(名廷璋)的刻本论定的。他极力强调,赵孟頫的跋语难于索解,他说: 
        所谓“此刻”者,不知何所指,若亦为《汲黯传》,何以不言临,而曰手钞;所谓得真笔意者,得何书之笔意。即此数语,可以断其伪矣。 
        这是针对上述的第二个问题“此刻”而言。对第一个问题,他也发表了意见: 
        字体方正,与松雪他书迥不类。平远山房(嘉庆七年李廷敬刻,其为乾隆四十年进士)曾刻之。而此刻尤精,墨色深黝,不减内拓。前后皆石仙题跋云:“苍古腴厚,全从分隶得来。原跋有唐人笔意,予谓直合太傅、绍京为一手。”又曰:“松雪书毁誉各半。”昨于市上见一字轴书云:“世好松雪,取其媚也。责以古服劲装可乎?盖帝胄王孙,裘马纤纤,足称其人也。”窃谓为持平之论,今见此又爽然自失。石仙不知何人,谓此合太傅、绍京为一手,可谓大谬。明代尚无此书体,松雪书亦绝不如是重浊。伪此书者,决不在雍乾以上也。其墨迹同治间在周尔墉家,潘曾莹、张之万皆为之跃,未有疑其非赵书者。凡伪书似与不似,皆足以欺人。此种则绝不求似,而赏鉴家均受其绐,一刻再刻,咸以为松雪小楷之至精者,岂不异哉! 
        张伯英先生分析得很细,并断为雍乾间人所伪,倘若此,安岐就是第一个大上其当的人,因为《墨缘汇观》正是在乾隆七年(1742)成稿,《汲黯传》收录在内,其时已归他藏弆。这样一位大收藏家,竟走眼到如此地步,连一并为伪的文征明、项元汴和笪重光的题跋都辨析不清,真令人惊诧。 
 可是,情况并不简单。早在泰昌元年(1620)嘉平月,董其昌就提到了《汲黯传》。当时他给一个侄孙写《伯夷传》,在跋中说到苏东坡小楷如《归去来诗》等皆赝笔,又有《滕王阁赋》亦赝。还写了封信说: 
        顷见项晦伯家有赵文敏书《汲黯传》小楷,特为遒媚,与本家笔不类。元人跋以为文敏见唐人书此传石刻,因仿之,乃轶唐而晋矣。《汲传》颇繁,呵冻难竟,故书《伯夷传》,不知视文敏书若何也?八日叔翁其昌顿首。(参见《容台别集》卷三《书品》) 
        信中提到的项晦伯,系大收藏家项元汴的第四子,名德明,字晦甫,我们很长时间不知他的身份,近年由于汪世清、万木春、封治国等人的努力,他的面貌已日渐清晰。万木春提到冯梦祯曾过项晦甫、项玄度兄弟处看书画,仅四分之一,已足令当今任何一家博物馆艳羡不已(万文,p.132)。这当然也包括故宫。其时,《汲黯传》就藏于晦甫家。至于董其昌所谓的元人跋,大概是误记,可能就是文征明的跋。这通信在两年后即天启二年(1622),为其侄董尊闻、侄孙董镐刻入《来仲楼法书》的第五卷,董其昌那时68岁。值得注意的是,张伯英对《来仲楼法书》评价却甚高,他说:虽云董尊闻审定,实乃董其昌自选,故皆董书之精者。 
        因此,即使《汲黯传》是赝品,也当在更早。这让我们想起了蒋士铨(1725-1785)的高论,他在跋李书楼正字帖《汲黯传》时,先从字形上分析,再捉出作伪之人: 
        《汲黯传》确是赝本。古人结构中,总有舒徐之气,萦纡顾盼间,极密处却仍然疏宕,二王、虞、褚之书具在,可按也。此本过于整密,如小儿列俎豆为戏,其罅隙处必以食物补填充满,岂复成格。细审之,乃后人学平原《家廟碑》及《韭花帖》而得皮毛者所为,观其起处,用点苔笔,收处瑟缩夷犹可见。 
        观彭祖像一帖,乃恍然悟出《汲黯传》即文待诏自书,不特笔笔相似,而所云以己意补百七十九字者,实借松雪自重。前明人好名,作伪每如此,未可被英雄所欺也。(《忠雅堂文集》卷十) 
        这样,我们对《汲黯传》就有了两种作伪的看法。但他们都有一个问题,皆未见过原迹。在照相印刷发明之前,《汲黯传》像一切书法一样,只能靠拓本留传。第一次勒石,大概是康熙间扬州李宗礼所为,收在他撰集的《李书楼正字帖》卷七中,摹者为吴门管一虯,刻者为宛陵刘光信。郭尚先(1785-1831)——也是一位写欧字的高手,研究碑帖的大师——在《芳坚馆题跋》中评《汲黯传》曰:“松雪自以圆畅者为当家。此传意主严整,是其变体,摹手稍滞,不能得其流逸之韵。停云小楷,自擅胜场,此跋尤佳。松雪之学北海,能于子敬探其源,所以气韵生动,神采明曜。习赵书者须以遒朗求之,若烟视媚行,便无入处。”这些话也是看了李书楼帖而发,他谈摹手,谈文征明的小楷与跋语,谈如何习赵,看法则与蒋士铨迥异。 
        康熙后,《汲黯传》多次刻入丛帖,时间都在嘉庆年间,分列如下: 
 1、《平远山房帖》,嘉庆七年刻,李廷敬集,有其跋。 
        2、《绿谿山庄法帖》,嘉庆八年刻,唐作梅集,一并刻入文征明、项元汴、笪重光、钱惟乔跋。 
        3、《望云楼集帖》,嘉庆十九年以后刻,谢恭铭集,附文征明跋,又附与袁褧尺牍二通。张伯英评此帖说:“元人赵松雪书《汲黯传》、《盘谷序》、《后出师表》、《归田赋》四种,……饶介诸家皆精。明扬士奇……董其昌亦无伪迹。”与前引他对《汲黯传》的审定相反。 
        4、《松雪斋法书墨刻》,嘉庆二十一年刻,钱泳集,附致袁褧手札二通。 
        近来,又有人提出,《汲黯传》乃赵派书家俞和(1307-1382)临赵孟頫者,这种看法,留待下文讨论。 
        结束本节前,我们再对《汲黯传》本身作一简单回顾。 
        《汲黯传》,宋淡黄藏经纸本,小楷册页,共10页,每页纵17.6cm,横17.4cm,乌丝栏界,每页12行,行字数16至18不等,凡119行,计1946字,第6页12行197字,为文征明补书。先后经袁褧、项元汴、项晦甫父子、李宗孔(1618-1701)、卞永誉(1645-1712)、安岐、钱维乔(1739-1806)、唐作梅、鲍桂生、孙毓汶(1833-1899)孙孟延父子、斐景福(1854-1936)递藏。卷后有文征明嘉靖二十年(1541)跋,时年72岁,项元汴万历三年(1575)跋,编为宗字号,笪重光康熙二十六年(1687)跋,冯誉骥同治十二年(1873)跋,鲍源深(1812-1884)同治十二年跋,孙孟延光绪二十五年(1899)跋。 
        《汲黯传》墨迹现藏日本东京细川家永青文库。1941年日本《国华》杂志第51编第10册第317-325页有泷拙庵的短文评介,此外未见日本学者的更深入研究。 
 
---------------此文转自微刊 九州书画商城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