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艺术资讯】张大千和邱笑秋:以传奇锻造传奇

【艺术资讯】张大千和邱笑秋:以传奇锻造传奇

  • 分类:艺术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12-11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众山评论】张大千和邱笑秋:以传奇锻造传奇——两个未曾谋面却有缘跨时空联袂震撼画坛的灵魂知己刘远江/文1983年的春季,正值万物忘我复苏之际,我们等来的非但不是上苍的赞美,却反倒是苍天发出的一声满含决绝意味的叹惋!原来,晚年定居中国台湾的张大千于弥留之际仍不忘将目光努力投向大陆的方向,在望断生命的悲情余思中,无奈地拼尽最后一口气力,为自己的艺术人生画上了悲怆的句号。于是,中

【艺术资讯】张大千和邱笑秋:以传奇锻造传奇

【概要描述】【众山评论】张大千和邱笑秋:以传奇锻造传奇——两个未曾谋面却有缘跨时空联袂震撼画坛的灵魂知己刘远江/文1983年的春季,正值万物忘我复苏之际,我们等来的非但不是上苍的赞美,却反倒是苍天发出的一声满含决绝意味的叹惋!原来,晚年定居中国台湾的张大千于弥留之际仍不忘将目光努力投向大陆的方向,在望断生命的悲情余思中,无奈地拼尽最后一口气力,为自己的艺术人生画上了悲怆的句号。于是,中

  • 分类:艺术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12-11
  • 访问量:0
详情
【众山评论】张大千和邱笑秋:以传奇锻造传奇
 
——两个未曾谋面却有缘跨时空联袂震撼画坛的灵魂知己
                     刘远江/文
 
    1983年的春季,正值万物忘我复苏之际,我们等来的非但不是上苍的赞美,却反倒是苍天发出的一声满含决绝意味的叹惋!原来,晚年定居中国台湾的张大千于弥留之际仍不忘将目光努力投向大陆的方向,在望断生命的悲情余思中,无奈地拼尽最后一口气力,为自己的艺术人生画上了悲怆的句号。于是,中国现当代画家中最具传奇色彩且最有故事感觉的画家就此撒手人寰。
   不成想,就在次年,亦即1984年,当世人的神思尚未完全从画坛一代大师——张大千——的遽然辞世中缓过来时,由张大千的四川籍画家同乡兼剧作家邱笑秋先生一手编导的大型现代川剧《张大千》在内江、成都及北京等地登台后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可谓一炮打响,受到曹禺、赵寻、马少波、蒋建兰、刘乃崇、蓝天野等戏剧权威的高度赞誉,因之,中国戏剧家协会机关刊物《戏剧评论》以《川剧<张大千>饮誉京华》为大标题连续发表文章深入高评该剧,另有首都各报刊相继发表了二十余篇文章深层次多角度解读了该剧的亮点。于是该剧一时成为京城媒体界的新宠,其在普通民众中口碑亦极好,从此,一个不可多得的传奇刚离去,另一个难以复制的传奇旋即诞生。这就是画坛巨擘张大千的魅力所在,也是中国当代画坛后起之秀中一位与张大千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传世人物——邱笑秋——的传奇崛起之路。如是,因深受张大千艺术及人格影响而广受社会大众关注的邱笑秋,加之又是位饱受生活磨难并多才多艺的画界多面手,其越来越受到各界瞩目与评说也就不足为奇了。
艺术成就和渊薮
从文化渊源及地域心理来说,邱笑秋本质上是位客家人,具备客家人普遍怀有的浓郁的家国情怀,乡情乡音和文化道统始终萦绕心头,因此虽说他出生成长于四川的客家汉民系区域,但其却说得一口流利的客家话,甚至能和我这个完全意义上土生土长的客家人顺畅交流。邱笑秋的祖上自“湖广填四川”时从广东梅州出发历尽艰辛辗转来到四川以成都洛带——被誉为中国西部客家第一镇——客家古镇为核心区域的地带落脚,成都是客家人迁徙的西向终点,高达四十多万人,上溯可追根至位处闽粤赣三省交界的福建龙岩(闽西),那里是闻名中外的客家祖地,再究其源头,可前溯至创造了璀璨“河洛文化”的古代中原腹地,客家话是古汉语的“活化石”可谓渊源有自,于是以中原为始发地,自东晋“五胡乱华”以降,止于太平天国末梢影响,中华大地共发生了五次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浩瀚深远的生存迁徙,汉族客家民系由此生发、成型、播衍。正因如此,邱笑秋在为洛带客家古镇的广东会馆撰诗题书时不禁深情落墨:“豫、闽、粤、川,皆吾家。”从“天下客家一家亲”这层意义上说,邱笑秋和孙中山、朱德、邓小平、叶剑英、杨成武、郭沫若、张大千等都是名副其实的客家乡亲,心中都翻涌着深沉的民族情意和人间大义。
邱笑秋的父亲出生于成都龙泉镇西河乡雇农家庭,12岁进城学工,是四川第一代产业工人,确切说,邱笑秋应是工农之子,他的血液里流淌着客家人的血统,打小秉持客家人“耕读传家”的家训传统,七岁开始习画,先花鸟,后人物,兼及山水,1964年后更是主攻山水,山水画中尤以川南景致入画者居多,而后渐次旁及藏地人文及非洲异域风情等,形成了现代彩墨山水的鲜明风格,在承传传统笔墨旨趣、剖解民族精神和探究色彩学方面,建树颇丰,名彰海内外。值得一提的是,当代许多书画家由于自身文化底蕴浅陋,对“传统笔墨与民族精神”的关系理解得很是不够,以为传统笔墨仅仅是反映线条技能和物理变化,所以往往容易误入歧途,在所谓的“创新”中丧失艺术灵魂。殊不知,笔墨的核心是审美与精神,这些东西是千百年来人文积淀自然而然形成的,与民族文化基因有关,既要保留传统特色,又要拥有创新精神,换而言之,只有推陈出新方能历久弥新。邱笑秋先生对此有独到见解,深谙笔墨承载的气韵及品格来自于哪里,因此他懂得传承文明的重要性,经由持续不断的艺术历练、文化修炼和思想淬炼,渐次拥有了良好的艺术感觉,与此同时,并愿意数十年如一日潜心研究张大千极为宏富浩瀚的绘画艺术及其震古烁今的人格魅力,可谓从中获益良多,其颇具张大千先生的旷世艺术神韵,逐渐形成了自己既传统又现代且极具表现力的鲜亮见性的彩墨语言体系,遂成闻名海内外的“香格里拉画派”。
正是源于非凡的艺术造诣,邱笑秋数次获准进入中南海作画,其笔下的《山海千秋》《源远流长》等巨幅山水画作陈列于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八一大楼、天安门城楼……的诸多庄重场合。
而外,邱笑秋的学术研究成果也堪称丰硕,自1988年以来先后在北京、成都、广州、拉萨、上海等地举办反响甚巨的个展。而后分别于2008年及2013年应联合国大学事务所等单位和机构之邀,先后赴纽约曼哈顿亚洲文化中心和维也纳联合国总部举办画展,并在耶鲁大学与维也纳联合国总部作《论中国重彩画的继承与发展》的精准学术报告,入木三分地从理论及实践层面深度阐述了中国重彩画的悠久历史,以及中国画在色彩表现领域的独特语言构成。邱笑秋先生在18次进藏,长期深入四川的甘孜、阿坝以及云南、甘肃、青海等藏区的恢弘背景下,近年来,于耄耋之年仍不遗余力地将创作题材扩展至海外,极力发掘、激活、增强并开创中国现代彩墨画之雄强的表现力,为色彩学在绘画领域的融合共生倾尽了心力,博得了大成。
大千故里与承传
四川内江是张大千先生的故乡,张大千原名张正权,又名张权,1917年东渡日本京都学习印染,在日期间,其身为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表露无遗,且书画天赋初露端倪,受到同在日本的二兄张善子的启蒙性点醒和引领。二十一岁时因一向情深意笃的表姐去世后惹其于1919年自日本归国,并在二兄张善子的力促下赴上海拜师学艺,在沪闯荡之际,仍得益于二兄张善子的大力引荐和护航,其时尚青涩的张大千才有机缘结识各界名流高士,这极大开阔了张大千的视野,亦全面润泽了他的才情,对其后来的艺术成就产生了毋庸置疑的深层影响。但上海之行未能完全击溃生活带给张大千的心理阴霾,而后他又因世俗婚恋变故,一时促其心灰意懒,遂生遁世之念,先后在松江禅定寺、宁波观宗寺、杭州灵隐寺当过一百天的和尚,广为后世所熟知的“大千”之名便是松江禅定寺逸琳法师为其取的法号,语出佛家经典《长阿含经》:“三千大千世界”,寄寓要将己之大千世界与世之大千世界融通合一,达到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的正心正念的处世境界。应当说,张大千“百日和尚”的人生际遇和他此前于中学时代被劫屈从的百日“黑笔师爷”奇遇,都对他日后的艺术人生产生了重要影响。
深值一提的是,张大千受家教熏染尤甚,其祖籍源自广东番禺,客家人。其父张忠发,因个人志趣原因弃政从商。其母曾友贞,不但具有中国传统女性的优良品格,而且尤为难得的是嗜书善画,尤擅工笔花鸟,刻画得栩栩如生,有“张画花”的美誉。更其难能的,曾友贞还是位教子有方的贤母,可谓贤母出杰子,不仅培育了一代巨匠张大千,还有以画虎独步画坛的张善子——原名张正兰,又名张泽,因双胞胎长兄早夭,故取字善孖,后改称善子。另外,尚栽培了四子张文修成为当时名闻遐迩的著名中医大夫,张文修先生曾短暂从政,任过内江县领导,有趣的是,从政并非张文修先生的追求,完全出于配合时代形势需要试图吸引其弟张大千回归故里,此良苦用心堪称纳贤佳话。遗憾的是,因时代风云变幻,这一诉求终未得如愿。
不过,我了解内江,却不是源自张大千先生本人的强大影响,即便徐悲鸿先生空前地将他誉为“五百年来一大千”,而是经由其学术研究者——邱笑秋先生——的间接牵引,方才促成我零距离走进内江一探究竟,顺便感悟一下培育大师的灵川秀水。由此可见,成就一代艺术大师固然很重要,但其身后的人文精神能够被不断挖掘和承传同样至关重要,更为关键的是,做为张大千学术研究者的邱笑秋,其本人就是个当代画坛的传奇,只不过,他滔滔不绝的艺术血脉里尚流淌着张大千先生的部分智慧结晶,毫不夸张说,邱笑秋是迄今为止研究张大千的第一人,是了解张大千生平最具学术权威的专家级书画艺术家,因此,我把张大千和邱笑秋之间跨时空的高峰对话视作:以传奇锻造传奇的绝妙灵魂之旅,是一段不可多得难以复制的画坛佳话!
邱笑秋和张大千的思想碰撞源于“地缘优势”,他虽不是内江人,却在内江工作生活了38年之久,可以说,其几近把有为的青春都挥洒在了那片热土上。这就是传奇的根源,他和张大千从未谋面,却是在艺术精神层面与张大千靠得最近的人。他在内江的住处毗邻张大千的故居,因此他和张大千的兄嫂、子侄走得非常近,文革期间,他甚至把张大千故居的堂屋作为自己的画室。邱笑秋不但时常在那里吟诗作画,而且还有机会鉴赏张大千收藏的许多珍贵书画名作,以及张大千自己遗留在家里的旧作和他不时从海外寄回来的新作。这让邱笑秋从中汲取了不少艺术养料,也让他对张大千的艺术了如指掌,亦为他日后临摹张大千的许多失传画作打下了良好基础,可谓占尽研究先机。如是邱笑秋长期蛰伏于张家旧宅边创作边研究,废寝忘食是常有之事,好在两家离得不远,到了饭点,他爱人只需在自家门前探头高声吼上一句:“吃饭喽——”于是听惯了这种“催促声”的邱笑秋,其甫一闻声就知道该放下画笔回家吃饭了。
难怪邱笑秋先生会在内江一扎就是38年,内江的确是个人文鼎盛、华滋厚重之地,数千年以降,人才辈出,被孔子尊为师长的苌弘、有“小东坡”之谓的赵逵、明文渊阁大学士赵贞吉等;近现代伊始,亦是名家荟萃,不乏骆成骧、喻培伦、公孙长子等立于时代潮头的名流;现当代以来更是涌现出百年不遇的文化艺术大师,不单诞生了故事层出不穷永远道不尽的一代绘画大师张大千先生,亦孕育了新中国新闻事业的奠基人范长江同志。回望经典,另有诗仙李白也在此留下过诗坛佳话,如今尚有依山傍水而建的“太白楼”仍在为诗仙本人的千古行踪代言。太白楼与张大千纪念馆并排伫立在高耸的沱江岸旁,从景区俯视,清莹莹的沱江载着一江灵气在四季积翠的群山间流淌着氤氲的日月光华,仿佛千百年来日日如此美好光景。张大千纪念馆得以建成,邱笑秋可谓功不可没,正是他不辞辛劳的奔走呼吁七年许,才有了令八方游客流连忘返的张大千纪念馆的落成。令人感怀的是,现在已是耄耋之年的邱笑秋仍精神矍铄地陪同我们一行参观了张大千纪念馆等景观,期间,当他发现有几个懵懂无畏的孩子在纪念馆门前攀爬雕塑拍照合影时,他心疼得像个孩子般急忙上前制止教育,如此景象上演了数次,我们观之唯有会心一笑,心内知晓该景区来之不易,加之研究张大千数十年的原因,早已人景合一,成了他情感寄托的一部分。
张大千纪念馆、张大千美术馆与太白楼,以及魏明伦碑文馆和邱笑秋艺术馆等一道构成了“大千园景区”的绝妙人文胜景。该景区规划宏大,因其属文化高附加值项目,已成功引入“风投”进行大手笔运作,其旅游文化走向值得期待。尤其是即将建成的邱笑秋艺术馆更是衬显出内江艺术传承的有序与大气,继张大千之后的另一个艺术传奇已是隐然成型呼之欲出。更其可喜可贺的,是内江打造“中国书画之乡”的雄心尽管表现得波澜不兴,然文化战略及布局却清晰得洞若观火,不但建成了视野宽阔、观感恢弘的璀璨的花卉公园,更组织骨干书画家在市中区永安镇尚腾新村悉心兴建“画家村”创作基地,这样的艺术生态群落是由政府携手书画家联合筹划而成的,目前已基本就绪,邱笑秋先生的几位得意门生就位列其中,且彰显出不俗的创作成长潜质,体现为当地艺术承传正往纵深行进的良好态势。可以想见,这里将很快呈现“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互为辉映的盛况,其前瞻规划及传承艺道的良方,相信值得许多兄弟县市仿效,其前景,将是精神和物质的互为表里、双重壮观,大有其势不可挡之盛世气象!
人生高度及处世
对于一位有影响的传世艺术家而言,人生的高度往往需要仰赖作品予以完美诠释,也就是说,人生的高度常凭藉作品的高度得以确立。反之,若需度量艺术家笔下的作品高度又需审视艺术家现实中的人格魅力,因此,艺术与现实可谓互为支撑相互辉映。正因如此,有些原本声名显赫的艺术名家却因人格缺陷而致多年苦心经营的艺术大厦瞬间坍塌,由此可见,所有的艺术都必须接受时间的终极检验,而时间真正考验的,无非是艺术家的人性,亦即我们常说的人格魅力。
然而,人格魅力归根结底凸显为“情义”二字。邱笑秋先生理解得恰如其分,既深刻又形象,他说,张大千先生之所以广受后人尊崇,一方面,固然源于其蜚声海内外的艺术成就;另一方面,也始自他对身边出现的每一位女人都有情有义的缘故,此为真性情。合而言之,则熔铸为张大千的“家国情怀”,因为张大千对生命中的女人的情义自不待言,他对国家和民族的情义也是显而易见的,他曾为了把古代国宝级藏品留在国内,不惜倾其所有将宝贝收入囊中,可这一切并非为了满足一己贪欲,当他需要行走世界时,却毫不吝惜地以众所周知的低价转售他人,有些藏品甚至直接捐献,目的很明显,就是希望凝聚了中华民族智慧和底蕴的文物不至流失海外。这是一种可贵的民族情结,直到他去世前仍在画自己倾慕的祖国的名山大川,可惜夙愿未酬力已竭。
邱笑秋还说,他在从未间断的数十年研究张大千的历程中,深切领悟到了大千先生不可抗拒的人格魅力,这一认知早已融入到他的血液中,对他的人生产生了深远影响,那些耳濡目染的精神积淀让他的人生变得如一潭深绿那样纯净与平静,他甚至把自己亲历的人生苦难形象地张挂在墙上以鞭策自己勇于正视艰难险阻,当然,在他家的墙上还张挂着数不胜数的合影照片,那些都是邱笑秋和各界友人留下的珍贵记忆,他珍惜生命中的每位亲朋好友,感恩与他们的遇见。他常说:“凡是帮助过我的人,我铭刻在心,永世不忘,凡是整过我的人,我已忘却!”每一幅照片都承载着值得回味的精彩故事,时常勉励他在孤独的艺术征途上破浪前行,勇于探索。正是他苦心孤诣的担当和求索精神,最终成就了他与张大千割舍不断的人生传奇,更使他自己蜕变为中国当代具有深厚人文底蕴和创新精神的书画大家,时间终将检验这一定论的正确与否,相信邱笑秋和他的艺术也禁受得起岁月的反复考验。
为了便于全面深入地了解邱笑秋的艺术,以及他和张大千之间“以灵魂书写灵魂”的感人故事,我们特意专程前往成都龙泉拜会邱笑秋先生。他的家位于成都龙泉镇百工堰公园内,家门前挂了块“四川香格里拉彩墨画研究院”的牌子,不知者,以为是他的办公场所,其实亦是住家。虽说他家的房子处在百工堰公园内,而且绝对是公园内最好的位置,可谓“出则繁华,入则静谧”,非常适合艺术创作,不仅家住公园,且是公园中的公园,后靠石公山,前望石母山,侧翼毗邻烟波浩渺的水库,可说是灵山秀水环绕四围,但房子却是他家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自己盖的,只不过他属于引进人才,故取得了相应的许可。他家的房子依山而建,是栋三层高的别墅,由邱笑秋先生和他的妻子曾先芬共同设计,楼体内开凿的一座酒窖甚至直接就镶嵌在山体里。但由于房子是建在半山腰上,所以去他家还是需要一定体力的,有拾级而上的长长的“天阶”等着来客攀爬超越。不过,要是遇着腿脚不便的老小,自有人性化设计的“缆车”静候着宾客驾驭。我们初来乍到时,邱笑秋前辈就在半山腰上的家里为我们开门,然后热情地招呼我们沿着台阶上行,他的声音从高处飘下来,仍然响亮得如在近前说话。没多久,我们循着他的话声步上了他家,彼时恰逢他一家三口都在,老两口看上去甚是恩爱,一起携手走过了半个多世纪依然相敬如宾,他们育有一女,外表静雅,话语不多,常未语先笑,显得很是内敛深秀。
为了让我们更好地了解邱笑秋的艺术经历和背景,他爱人曾先芬女士亲自上阵为我们解读邱老的艺术特色及其本质。曾先芬喜欢文学,文字感觉也很出色,她用诗意语言深入浅出地为我们具象化讲述了有关邱笑秋创作中的关联氛围及艺术创造背后的有趣故事,她的解说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当她立于自家宽阔的观景阳台意气风发地指着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峦对我们说:“看吧,我指的方向正是一马平川的成都平原,尽收眼底,又仿佛双手轻轻一拥,不尽的巴山蜀水就被我揽在了怀里。”她心神惬意地顿了顿,又接说:“恰巧今天秋高气爽,你们再定睛看,最远处那团高大厚实的山影便是海拔仅次于珠穆朗玛峰的贡嘎山,贡嘎山的巅峰从未被征服过,但即便不能被征服,邱老师也曾多次深入贡嘎山写生,以期吸收大山的灵气,获得深度创作灵感。”曾先芬的出彩表现,让我们深深感受到:一位成功的艺术家背后定然有位聪慧过人、默默支持的贤内助!我们曾听闻过不少原本优秀的艺术家,就是因为家庭关系未理顺,结果家庭关系搞得乌烟瘴气,艺术生命亦从此一蹶不振,可谓一败皆败。而外,邱笑秋还是位成功的父亲,如今,他的独生女儿邱朗也是女承父业,在绘画方面既有天赋异禀,又刻苦好学,可即便如此,邱朗仍然抿嘴笑言:“在绘画上,父亲对我要求很严厉,但也允许我偶尔犯错,唯有创新精神这一点绝不允我含糊,三番五次言明艺术创造性万万不可或缺。”正是下足了一番苦功后,邱笑秋的爱女——邱朗受到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的高度关注,并为她成功推出了《美就在身边•邱朗白描写生画选》,该画集广受好评和赞誉,里面画的都是她身边的花花草草,既鲜活又耐看,确能透显画家细腻的笔触、敏锐的观察力、满含张力的作画韧性和精神气象上的蓬勃活力,实乃后生可畏。
在面对更广袤的社会关系时,邱笑秋同样彰显出所向披靡的人格魅力,在陪同我们走访多地时,我们发现有许多他身边的后生晚辈都习惯性尊称他为“老爸”,能感觉出来,那既非讨好附势,又非违心之语,犹如高明的画家作画那样显得极尽自然、心手双畅。更令人称奇的是,邱笑秋以耄耋之躯马不停蹄地作陪我们走访各地后,居然在体力方面丝毫不输于年轻人,他的一位学生尚私底下透露,前不久他们刚刚陪他去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等地参观,他胸前还挂了个近十斤重的单反相机,连续步行了数小时居然毫不觉累,害得年轻人心里暗暗叫苦不迭却没敢声张。于是我们猜想,或许正如毛主席所说,超负荷的军营历练野蛮了他一生的体魄,14岁就入伍参军的邱笑秋显然有过之而无不及。另外,学识渊博、才思敏捷的邱笑秋,亦是我们此行的“开心果”,茶余饭后屡屡为大家诵诗唱戏,有时也即兴赋诗,抑或当场表演书道,一位集书画家、戏剧家、词作家、学问家、美学家于一身的当代艺术大家,无疑值得同侪及后学研究参鉴,他甚至堪称一位有大爱的慈善家,他把数十年来陆续收集到的有关张大千的珍贵藏品悉数无偿捐献给了张大千纪念馆,以便社会大众更好地参观学习。此外,他还把自己临摹张大千已失传的一些画作无偿提供给张大千的家属或相关机构使用。这些付出都是无怨无悔的,一如当年张大千的四哥张文修辞世时,他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却被张家推举为对外的“主事人”,感动之余,他舍命酬谢各界吊唁人士,陪酒陪到大醉了三天方才醒转过来。可他心中装载的除了感恩,还是感恩,他感恩张家人一直以来的信赖与器重,这就是一位艺术大家深邃而朴实的情怀,再无别的原因。
邱笑秋艺术简历
邱笑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 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 研究员,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 副院长,四川香格里拉彩墨画研究院 院长,四川省巴蜀诗书画研究院 院长,四川张大千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 副主任。
刘远江艺术简历
刘远江,福建长汀人。现居北京。笔名他乡即吾乡。字立心,号慧道,又号笔墨文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文学家、书画家、评论家。先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作家班。曾任CCTV-2《中国市场信息》栏目编导、国家发改委《中国改革报》社记者兼理事会副秘书长。现为CCTV发现之旅《美丽家园》栏目制片主任。已在国家级主流报刊杂志发表数百万字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迄今著有《渡情》《人生观》《历史真相》《中国画魂》《流向世界的客家母亲河》等小说。由作家出版社重磅推出的长篇小说《渡情》入围首届全国浩然文学奖。《问道人生》(组诗)获网海杯中国当代文曲星奖。其文化成就多年来被国内外众多主流媒体竞相报道传播。再者,他在审视、批评古今画道的同时,因不满书画艺术表现力欠缺的问题,转而开创思想底蕴深厚的哲理画派,其笔下的文人书画,风格独具,师法造化,人画合一,气韵华贵,极力尊崇藉书画解读世间百态、人性千姿,致力于探究经世致用的深度人性审美哲学,因而点线间真情流淌才气横生,充盈着极致思想张力与人文美感,深具艺术鉴赏及收藏价值。被国务院新闻办《美丽中国》评为“当代艺坛三十位影响人物”。在庆祝建党95周年之际,中国邮政集团为其出版发行中国当代书法名家——刘远江书法邮册,影响广泛深远。其书画作品被评为2016世界艺术之光国际书画展一等奖。此前曾多次入选国内国际书画展,深受大众赞誉,广为海内外各界人士收藏。其批评广涉文学、美术、音乐等文艺领域,理论系统通透,文采斐然深广,撰写过众多脍炙人口的文艺评论。他历经浩瀚人文砥砺,底蕴厚重,视野宽阔,思想深刻,见解非凡,是中国当代最具诗性境界和哲理智慧的全才型艺术家。
众山红文化传媒
 
 
众山红承接私人订制,书画经纪,活动策划,承办展览。诚信经营,打造精品,辅佐英才,服务时代;广交朋友,做足当下,开启久远。
 
 咨询热线:010-87627187
                13552650673
 投稿邮箱:zsh1099@163.com
 众山红官网:http://www.zsho.cn
 欢迎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众山红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