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资讯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众山评论】陈醉:藉裸体艺术净化裸露之灵魂

【众山评论】陈醉:藉裸体艺术净化裸露之灵魂

  • 分类:艺术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03-06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众山评论】陈醉:藉裸体艺术净化裸露之灵魂刘远江/文由于时代观念原因所造成的思想束缚,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绝大多数人都对裸体艺术存有偏见,不仅广大受众如此,而且书画家群体同样不例外,因为偏见源于不了解何谓裸体艺术,抑或尚无能力理解真正意义上的裸体艺术,于是便自以为是地显现出一种讳莫如深的暧昧态度,这就人为将裸体艺术的格调拉低到了普通世俗层面。可喜的是,近年来随着人性的进一步解放,这一现状已大为改观,

【众山评论】陈醉:藉裸体艺术净化裸露之灵魂

【概要描述】【众山评论】陈醉:藉裸体艺术净化裸露之灵魂刘远江/文由于时代观念原因所造成的思想束缚,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绝大多数人都对裸体艺术存有偏见,不仅广大受众如此,而且书画家群体同样不例外,因为偏见源于不了解何谓裸体艺术,抑或尚无能力理解真正意义上的裸体艺术,于是便自以为是地显现出一种讳莫如深的暧昧态度,这就人为将裸体艺术的格调拉低到了普通世俗层面。可喜的是,近年来随着人性的进一步解放,这一现状已大为改观,

  • 分类:艺术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03-06
  • 访问量:0
详情
【众山评论】陈醉:藉裸体艺术净化裸露之灵魂
 
 刘远江/文
 
由于时代观念原因所造成的思想束缚,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绝大多数人都对裸体艺术存有偏见,不仅广大受众如此,而且书画家群体同样不例外,因为偏见源于不了解何谓裸体艺术,抑或尚无能力理解真正意义上的裸体艺术,于是便自以为是地显现出一种讳莫如深的暧昧态度,这就人为将裸体艺术的格调拉低到了普通世俗层面。可喜的是,近年来随着人性的进一步解放,这一现状已大为改观,人们变得更加包容、理性和智慧,可以自由地接受基于审美的缤纷艺术表现形式。此前,正因缺乏对“裸体”这一独特艺术表现形式的本质认知,容易混淆真伪,错把哗众取宠一裸了之的所谓“裸体艺术”也划归到具有“学术与灵魂”高度的纯粹裸体表现及审美艺术身上。更为遗憾的是,因了根深蒂固的陈旧思想沉淀,就连有些资深的书画艺术家都没能真正领悟裸体画的艺术价值,个别艺术观念狭隘者甚至还对此颇有微词,凸显了如何正确认识裸体艺术的时代急迫性,以及怎样表现裸体艺术的人文科学性。
 
不过,任何事情都不能期待一蹴而就,要给人家制造改变的机会,留出完善认识的时间。这是一个相互提升的过程,因此作为裸体艺术审美接纳方,要多读具备正确思想艺术导向的好书,多些历练和思考广袤生活的阅世实践,并多多强化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以期不断加强人文修养,提升思想境界,增强理解和读懂审美对象的能力;另一方面,身为裸体艺术创作家,要对社会人文审美心理多些敏感,要有能力贯通和平衡易于被人接受的裸体艺术的表现形式,更要拥有藉裸体艺术净化人类裸露之灵魂的深度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能力。做为中国当代裸体艺术领域极具代表性的理论家与实践家,我想以陈醉老师的裸体艺术创作个案为例,带领广大受众走进陈醉老师笔下满载性灵和才情的裸体艺术世界,去领略裸体艺术因思赋形之外的个性魅力,觉知源自灵魂深处的震撼与美感!
 
“变形”有道
一种艺术,尤其是中国书画艺术,如没能形成自己独特的个性气质和艺术面貌是注定不会成功的。这是一个深入人心的行业共识,也是艺术常识。因此古往今来无数的艺术家为之不惜穷尽一生的智慧与煎熬,但即便如此,真正有所成而又能被历史记住者毕竟是少数。因为艺术创新充满了不确定性,给予自身的影响及成就,有些人在当世就能被认定其创新艺术是否可以传世,而有些人则不能,其艺术创新价值需要数十年,乃至数百年之后才能重新被发掘和认定。
 
我国当代著名国画家陈醉先生自然也在为“难能”的艺术创新孜孜以求,数十年来未敢丝毫懈怠。至于其笔下的裸体艺术创新成果到底是属于当世就能明了的传世之作,还是要留给后世去评判,我们大可不必急于给出答案!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尽管裸体艺术要想创新出独具个性的艺术面孔的确艰难,但毋庸置疑,在我所见过的中国当代画家的裸体艺术画作中,陈醉的裸体画给我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他的裸体画辨识度最高,观他的裸体画作无需看落款就知是陈醉老师画的,这一点是尤为难能可贵的,绝大多数画家终其一生试图突破却无奈力不能逮。可有人在审美层面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陈醉老师的裸体画尚存在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觉着他对女性裸体的“变形”变得不是很美观,不够唯美!须知,在当代习惯于恭维夸耀的人文语境下,受众能够自由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无论对错,都是值得尊重的,也是需要不断倡导的。其实,艺术审美就是这样,以抒发情怀为要旨,没有统一标准,唯有见仁见智各美其美而已。但没有硬性度量标准,并不等于艺术失去了评判优劣的准绳,更不等于艺术可以随意“创新”而受到主流意见的肯定和褒扬。
 
众所周知,陈醉是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博士生导师,是我国当代裸体艺术研究领域的开拓者及传统裸体理论阐释的集大成者,亦是中国裸体画创新实践的领跑者,如若没有真才实学,不是实至名归,他不可能取得现在的艺术成就与学术地位。其实,有人不满意、不理解陈醉老师将女性裸体变形为“丑女”是情有可原的,因为本质审美是有条件的,尤其是艺术审美,需要相对丰厚的文化积淀和有一定穿透力的艺术审美眼光,只有如此才能开具备相应的解读力,而非像多数人那样将“第一眼”所见视作终极之美。
 
事实上,对于一位传统绘画功力深厚的画家而言,画出具有视觉美感的女性裸体还是较为容易的,然而,试图将原本完美的女性裸体经由艺术处理后变得不再像看上去的那么美好,而又不失真,然后还能从其“外丑”中品读出女性深敛的阴柔之美。这才是着实难得的出新之处,也是陈醉老师的裸体画中最为出彩的地方,可谓千变万化始得悟,悟得了文人画的真谛:文极为画,画测幽微,大巧若拙,丑极反美!因此看似简单的“变形”,实则需要深厚的学养和广博的见闻做为支撑,方能做到但求神似,以穷画外之境的意蕴。因地域风俗及思想人文修炼层次迥异,所以裸体艺术向来是较为特殊敏感的“绘事题材”,但天地之大焉有不能入画者,作为艺术“折衷与均衡”之需,变形成功之后的女性裸体形象反倒更显质朴可爱无邪不妖了,与女性素为天地间纯洁美好化身的心理定势相符,由画及人,衬显出画家天人合一、物我皆忘的哲学思考和性灵追求,此为中国画通达心灵秘境的终极之途。
 
“夸张”契理
所谓“无巧不成书,无夸难成艺”。但无论是“巧”,还是“夸”,都要深度契合“文理和艺道”。否则不免牵强附会之嫌。画家陈醉的艺术“夸张”体现了动静相宜的生命法则,犹如文学创作需凭藉夸张完成典型人物的性格塑造与环境营造一样。陈醉先生裸体艺术之夸张,动在姿态,静在体态。体态定格于瞬间,凸显的是涵养与气质,是为静,因此陈醉老师紧紧抓住了女性生理的特征,并予以适度夸张,展现出女性丰腴壮硕的健康之美、柔媚之态;然姿态之丰采则成因于动态的演变轨迹,因此姿态即动感,此为动,彰显出阳光蓬勃的处世心理和对生命状态的强大把控力。而“动与静”的有机融合则实现了艺术世界和外部世界的相融共生,寓境于动,以静求变,从而将艺术家对生命本质的理性探求辩证地呈于人前。
更为新奇的夸张是,陈醉老师不仅将草书多变的笔法融于画中,用于造型女性多姿的形体,而且亦将草书鲜活的气韵带入画里,以此让女性生动的曲线幻化出夺目的光彩,对国画人物造型做出了新的尝试和贡献。
 
 
“诗书”融会
非融会,无以贯通。“诗书画印”合而为一乃真正意义上的画家必须参悟到家的本领,而非可会可不会。遗憾的是,世人对书画的本质多有误解,常把“诗书画印”视作文人画的专属品,殊不知,于国画而言,“诗书画印”理应成为所有国画家扬名立万的艺术绝技。因为诗情孕育了真性情与美性灵,为艺术的源头;书道承载了笔墨的味道和风骨,乃绘画之源;画理则悄然熔铸了生活的一切学问,深刻透显出中国古代哲学的高妙思考及辩证眼光,其重要性不言自明;印章文化亦起到不可或缺的掌控节奏、平衡画面和从旁注释画家情怀及艺术旨趣的重要作用,另外考究的印章文化嵌入画中也存有不可忽视的美学与人文价值。毋庸置疑,若以中国画论之,此前将“文人画”列为国画画派之一是个“伪命题”,只是探测到了中国画的表象,而没能触及国画的内核。实际上,中国画并不存在多元的说法及派系划分,中国画必须是文人画,舍此一途,国画将黯然失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就是为什么说“诗书画印”共同构成了国画行走于世的先决前提,因为无论是鉴赏,抑或收藏,我们指向的皆是书画背后的文化附加值,而一旦撇开了书画主体真正的“文人身份”,那么,所谓的文化附加值也就一文不值了。
自古及今,从陆机到王羲之再到文徵明,再从王维至苏东坡再至黄宾虹……哪位传世大家不是学问宏富的文人出身?近到眼前的国画家陈醉,同样是文人,他照样极其推崇画家的文人身份,认同国画应该承载的文化属性,因此他兼以作家及书家的身份将自创格律诗词及擅长的草书入画,印章文化亦极为讲究布局和章法,所谓各得其所,真正实现了诗书画印的无缝对接、浑然一体,所以说像陈醉老师这些文人的画作,大多文化性甚至文学性都很强,与之相关的文化读物,常可以文学作品的形式刊发,其“文以载道”的价值,抵达了互联互通、通透无虞的境界。正是悟透了国画的文化魅力,陈醉老师直言不讳说:“在古人中,我最佩服的文人画家是苏东坡,因为他不会画画,只是说了些话便成了文人画的鼻祖。”当然了,这只是陈醉老师诙谐的表述,无论是诗文,还是书道,皆为宋四家之首的苏东坡不可能不会画画,只是他的画名不彰而已,何况书为心画,以他的书法造诣,随便挥洒几笔也比许多文人画更值得玩味。再者,身为文人画风骨、画风及理念的缔造者,苏东坡的贡献也不仅仅是说说那么简单,那些看似简单的文道画理,可谓举重若轻,是其一生厚积薄发的结果。
 
的确,与诗佛王维相比,尽管以诗入画的王维常被人视为文人画的始祖,事实上,真正可靠的文人画的概念形成却肇始于北宋,当然文人画的高峰时代同样是在宋朝。虽说唐代的政治更其稳定强大,但艺术成就,尤其是文人书画成就和自由雅尚的文化氛围及生发性灵的土壤却远不及宋代,不单唐朝如此,与之相比的其他朝代亦复如是。毫不夸张说,无论入世出世,以苏东坡为代表的散淡闲适的“宋人”创造了中国古今都无法企及的文化艺术的唯一公认的极盛期,是可预见的未来都无力超越的文化标杆。不过,那只不过是就文化艺术的本质层面对人才及世俗的影响而言的。其实,每个时代都需要自己的艺术主张及其创新理念,不必事事追随前人,只要把握好了时代灵魂与脉搏,不超自远,何须顾影自怜居高仰视。
“情境”合一
对于裸体画的空域表现无疑是困难的,且由于性别审美取向不同,这就更增添了难度,亦为画家凭空增加了心理压力。面对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创作难度,陈醉迎难而上,终究打破了人性的心理设防及道德障碍,他开创性地将“变形”得无比纯粹可爱的女性裸体置于了无挂碍的大自然中,并以童真纯净之眼视她,这样,随见的花草枝蔓可以快意地从女性的胴体温驯拂过,月光亦可如潮水般涌遍全身,透明的身体尚可在任意地方自由伸展,甚或摆弄随性的各式姿态……在这样纯洁无暇的视觉空域,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唯一要做的,就是敞开你本就自然的灵魂,而不必收缩自己,用世俗的思想负累重新“作茧自缚”。
陈醉所营造的这种“情与境”的水乳交融之态势,是画家思想和天地贯通合一的极致流露和艺术再现。因此,我们实在不必费神思虑于画家提供了怎样的绘画题材,以及表现了何种对象,只需打开你的灵性空间,裸露你的灵魂,用心体悟艺术给予我们的教化之功、净化之能及美学之育,如此足矣,生之幸极!  
 
陈 醉 简 介
 
陈醉,学者、画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系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侧重裸体艺术的研究与创作,代表作有:专著《裸体艺术论》,为我国第一部有关的学术著作,荣获优秀科研成果奖、全国图书金钥匙奖、1988年全国十本优秀畅销书奖;论文集《女神的腰蓑》。
绘画创作个性鲜明,风格隽永、大气,富于学者风范,体现出深厚的文化底蕴。画作不论中、西,都注重传统精神与现代观念的融会。书法尤擅巨幅草书,洒脱狂放、气势恢弘且极富韵律美。代表作有油画《火祭》、中国画《长恨歌》和书法《微雨田桑》。出版画集有《诗书画意》等。
 
 
作者简介:
刘远江,1975年生于福建长汀。现居北京。笔名他乡即吾乡。字立心,号慧道,又号笔墨文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文学家、评论家、书画家。现为CCTV发现之旅《美丽家园》栏目制片主任、北京网海诗社执行社长、北京众山红文化传媒艺术总监、核心品牌栏目《众山评论》《众山箴言》《网海箴言》等专栏作家。迄今在国家级主流报刊杂志发表数百万字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文化随笔、思想杂文等作品,著有《渡情》《人生观》《流向世界的客家母亲河》等长篇小说。另著有《历史真相》《中国画魂》等中篇小说。曾获多项国内国际文学奖及美术奖。撰写过众多脍炙人口的文艺批评文章,理论系统通透,文采斐然深广,涉及文学、美术、音乐、体育、影视等文艺领域。因其文笔精妙、思想深邃、见解独到、学问宏富,遂被传媒誉为中国当代极为鲜见颇具诗性境界和艺术哲思的文艺通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众山红版权所有  电话:010-87627187   邮箱:504590701@qq.cum  本站法律顾问:达闱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华威里2号  邮编:100022  
京ICP备12012053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0